博库网

VIP俱乐部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分类 > 图书 > 文学 > 小说 > 魔幻小说

同类热销商品

新书推荐

战栗传说

战栗传说
  • 博库价:¥16.5
  • 定 价:¥23 折扣:71.7折立即节省:¥6.5元
  • 评价: 已有人评价
  • 库存:.

  • 作者:(美)洛夫克拉夫特|译者:赵三贤...
  • 出版社:北方文艺
  • ISBN:7531719592
  • 开本:16开 页数:271页
  • 2007-08-01 第1版2007-08-01 第1次印刷

    • 我要买:
    • 收藏人气:0

    最佳组合购买

    • 1件商品组合购买
    • 总定价:¥48
    • 总博库价:¥32.7
    • 立即优惠:¥15.3
    • 商品详情
    • 商品评论
    编辑推荐语

        本书可谓恐怖文学和奇幻文学的一座“万神殿”,所集结的世界一流作家均被尊崇为“死亡之舞的大师”。全书共6篇,无不承袭H.P.洛夫克拉特原著的《克苏鲁的呼唤》,以及另外6篇让你脊椎发凉的惊悚故事,必将带给你心灵深处的恐惧与战栗。

        本书可谓恐怖文学和奇幻文学的一座“万神殿”,所集结的世界一流作家均被尊崇为“死亡之舞的大师”。全书共6篇,无不承袭H.P.洛夫克拉特原著的《克苏鲁的呼唤》,以及另外6篇让你脊椎发凉的惊悚故事,必将带给你心灵深处的恐惧与战栗。

    内容提要

         洛夫克拉夫特曾说:“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便是恐惧。最古老 而强烈的恐惧,便是未知。”这正是他的作品中常见的特色。以人类对未 知的恐惧,逐步带领读者追寻出藏匿在地球上的神秘生物与恐怖巫术、咒 语,当这些古老的事与物重新现身人间的同时,就是人类招致激烈恐惧和 生命危机的时刻……

         洛夫克拉夫特曾说:“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便是恐惧。最古老 而强烈的恐惧,便是未知。”这正是他的作品中常见的特色。以人类对未 知的恐惧,逐步带领读者追寻出藏匿在地球上的神秘生物与恐怖巫术、咒 语,当这些古老的事与物重新现身人间的同时,就是人类招致激烈恐惧和 生命危机的时刻……

    作者简介

         H.P.Lovecraft于一八九0年八月出生于美国罗得岛。其一生有如被诅咒般的坎坷多难,体弱多病、家庭破产、精神崩溃而无法完成学业、父母相继病逝……到他因癌症而痛苦地病逝时,从未出版过任何一本书。洛夫克拉夫特最震撼人心的作品,首推《克苏鲁神话》(Ctrmlhu Mytho),描写一名远古邪神(克苏鲁),远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前...
       显示全部信息

         H.P.Lovecraft于一八九0年八月出生于美国罗得岛。其一生有如被诅咒般的坎坷多难,体弱多病、家庭破产、精神崩溃而无法完成学业、父母相继病逝……到他因癌症而痛苦地病逝时,从未出版过任何一本书。洛夫克拉夫特最震撼人心的作品,首推《克苏鲁神话》(Ctrmlhu Mytho),描写一名远古邪神(克苏鲁),远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前,便寄居在地球上,后来他们由于不明的原因而陷入沉眠,他们身体和文明都被封存在深海或南极,等待复苏的那一刻重新奴役人类。这部作品除被作家、动漫家拿来演绎、改编之外,也是不少游戏设计依赖的原型。 恐怖大师史蒂芬·金誉之为“20世纪恐怖小说最佳写手,无人能出其右”。
       显示部分信息

    目录
    敦威治村怪谈
    来自外太空的颜色
    猎黑行者
    门阶上的怪客
    印斯茅斯疑云
    时光魅影
    后记:恐怖的遗产
       显示全部信息
    敦威治村怪谈
    来自外太空的颜色
    猎黑行者
    门阶上的怪客
    印斯茅斯疑云
    时光魅影
    后记:恐怖的遗产
       显示部分信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九二二年二月二日,星期天凌晨五点钟,威尔伯·华特立在敦威治 村的一座小镇,诞生于一间虽宽敞,但人口简单的农舍里,这间农舍临傍 着山腰,距离敦威治村有四英里远,而距离任何一户人家则至少有一英里 半。人们之所以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那天正好是圣烛节,敦威治村居民 以另一个节日名纪念这个节日:此外也因为山上的噪音又开始响起了,致 使村里所有的狗儿在前一天夜里狂吠不止。而较少受到注意的则是,小孩 的母亲属于已堕落的华特立家族成员,她是个略微畸形、毫不起眼的白化 症病患,时年三十五,和一位耄耄而半疯的父亲住在一起,在这位老人年 轻时,就已有关于他的恐怖巫术传说...
       显示全部信息

         一九二二年二月二日,星期天凌晨五点钟,威尔伯·华特立在敦威治 村的一座小镇,诞生于一间虽宽敞,但人口简单的农舍里,这间农舍临傍 着山腰,距离敦威治村有四英里远,而距离任何一户人家则至少有一英里 半。人们之所以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那天正好是圣烛节,敦威治村居民 以另一个节日名纪念这个节日:此外也因为山上的噪音又开始响起了,致 使村里所有的狗儿在前一天夜里狂吠不止。而较少受到注意的则是,小孩 的母亲属于已堕落的华特立家族成员,她是个略微畸形、毫不起眼的白化 症病患,时年三十五,和一位耄耄而半疯的父亲住在一起,在这位老人年 轻时,就已有关于他的恐怖巫术传说在流传。尽管拉薇妮雅·华特立的丈 夫不详。不过按照此地的习俗,她并没有拿掉这个小孩的必要;因为村民 可以——事实上也是如此——尽情疯狂地臆测这个小孩的另一半血统是什 么。奇怪的是,拉薇妮雅对这名皮肤黝黑、貌似山羊的婴儿似乎感到非常 骄傲,因为他与自己白肤、红眼的白化症状截然不同,有时她还会听到这 名婴儿喃喃自语地说出许多奇怪的预言,揭露自己不凡的力量与壮阔的未 来。
         拉薇妮雅是吐露这类事情的适当人选,因为她本身即是个孤独的创造 物,经常在下着大雷雨的山上到处流浪,还曾经试着阅读那些既庞大又难 懂的书籍,这些两百年前的古书都是华特立家族留给她父亲的,然而在岁 月和蠢虫的啃噬下,早就快速地支离破碎了。拉薇妮雅从来没有上过学, 不过却从华特立老先生那儿,学会了一箩筐零散的古老知识。这间偏远的 农舍向来是个人人敬畏的地方,因为华特立老先生在妖术方面颇有名声, 再加上华特立夫人在拉薇妮雅十二岁大时死于暴力意外,更使人们对此地 避之唯恐不及。拉薇妮亚孤独地处在诡异的影响力下,使她对于一些荒诞 而夸张的白日梦与怪里怪气的消遣情有独钟;闲暇之余,她也不大需要料 理家务,因为在这个家里,一切的秩序和整洁早已荡然无存了。
         威尔伯出生的那夜,其所发出的骇人尖叫,甚至比山上的噪音和狗儿 的狂吠还要高昂,不过当时却没有任何一位大夫或产婆迎接他的到来。邻 居也要等到一个星期之后才知道他的诞生,当时华特立老先生正驾着雪橇 穿过雪地,进入敦威治村,接着心血来潮地绕了个弯,向欧司邦杂货店里 那群无所事事的家伙走去。这个老头似乎有点变了样——迷迷糊糊的脑袋 瓜仿佛多了一丝鬼祟的成分,这让他从一个受到惊吓的人,变成一个吓人 的人——虽然他不是一个会为了家庭的寻常小事而心神不宁的人。除此之 外,他还显现出一丝骄傲的神情,后来在他女儿的身上也看得到。当时他 说了一些有关这孩子生父的事,让许多听到的人从此毕生难忘。
         “我才不管你们这些家伙怎么想呢——拉薇妮雅的小孩就跟他老爸是 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绝对是你们想像不到的。你们别以为咱们周遭的人 是唯一的人类。拉薇妮雅可是读过一些东西的,而且还亲眼见到你们大部 分人只是随口说说的玩意儿。我猜想她的男人,是亚兹贝里这一带所能找 到最棒的丈夫了要是你们和我一样了解那些山丘的话,你们就会奢望自己 的婚礼和她的一样棒了。让我告诉你们吧!——总有一天,你们将听见拉薇 妮雅的孩子,在哨兵山顶呼唤他父亲的名字。” 威尔伯一个月大的时候,少数几位村民见到了他,包括年迈的撒迦利 亚·华特立,他是未堕落的华特立家族成员,还有一位则是厄尔·索耶的 妻子玛蜜·毕夏普。坦白说,玛蜜的造访完全是好奇心作祟,而后来她所 说出来的故事,确实应验了她的观察。不过撒迦利亚即是因为华特立老先 生从他儿子科悌思那儿买了一群奥德尼岛@的牛,所以才领着这群牛颇道过 来的。这是小威尔伯的家人购买牛只的开端,往后就只有在一九二八年, 也就是敦威治村恐怖事件发生又结束的那年,曾经停止过这项买卖,但奇 怪的是,这些牲口却不曾填满华特立家破败的牛舍。有一段时期,村民的 好奇心强烈到让他们蹑手蹑脚地前来数一数这些牲畜,它们全都在这间老 旧农舍上方的陡坡上战战兢兢地吃着草,但人们却只见到十到十二头衰弱 且贫血的牛。显然是瘟热病所造成的,或许是经由某些牧草所传染的,也 或许是这问肮脏牛舍里有某些致病的菌类或木材,才使得华特立家的牲口 大量死亡。它们身上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伤口或发炎处,有点像是切割伤 ,似乎正在折磨着眼前的这群牛,而且根据几位通风报信者表示,前几个 月里,有那么一两回,他们也在那位灰发蓬松的老头和那位满头混乱卷发 的白化症女儿的喉咙上,发现类似的伤口。
         威尔伯出生后的春天,拉薇妮雅又重拾往日在山上游荡的习惯,不过 在她那双不成比倒的臂弯里,却多了一名皮肤黝黑的小孩。在大部分的村 民都见过这个小孩之后,众人对于华特立家族的兴趣有所消退,再也没有 人会去理会这位新生儿每天展现的快速茁壮。威尔伯的成长速度确实惊人 ,因为出生不到三个月,无论是他的体积或力气,都是不到一岁的小孩所 罕见的。而他的动作,甚至他所发出来的声音,都带着一种在小孩子身上 难以见到的节制和谨慎感,因此当他七个月大开始独自行走时,并没有人 真的感到意外,尽管他的动作还有一点蹒跚,但过了一个月后就完全克服 了障碍。
         大约在此时——也是万圣节当天——人们在午夜时看见啃兵山顶燃起 了一片熊熊火光,而桌状的古老岩石秘头盖骨冢处就伫立在这座山上。当 席拉斯·毕夏普提到——他终于尚未堕落的毕夏普家族——在人们留意到 那场大火的几个小时左右,他看见那个小男孩跑在他母亲前面,步伐矫健 地往山上奔去,此后,各种传言便开始甚嚣尘上。当时席拉斯正在围捕一 头掉队的小母牛,然而他在灯笼的昏暗光线下,看到瞬间闪过两个人影时 ,几乎忘了眼前的任务。这两人几乎是无声无息地冲过矮树丛,然后这位 受惊的目击者才想起,对方似乎是衣不蔽体的。日后他对那名小男孩的印 象就更模糊了,男孩也许是围了一滚边的腰带,或穿着黑色的短裤或长裤 。从此以后就没有人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看过威尔伯身上的衣服没有整 整齐齐地扣好过,而且要是有人弄乱,或企图弄乱他的衣服,往往会让他 充满愤怒与警戒。在这方面,他和逦遥的母亲与外祖父是个强烈的对比, 不过要等到一九二八年恐怖事件发生后,这才显示出其真正的原因。
         隔年一月,“拉薇妮雅的黑小子”才十一个月大,就开始说话了,这 个事实掀起了一阵小小的议论。他的言语之所以受人瞩目,除了是它们有 别于当地的寻常口音之外,也因为它们不像许多三四岁小孩无可避免的口 齿不清。这个男孩并不多话,不过当他开口时,却似乎反映出某种令人难 以理解的特质,而且是整个敦威治村和村民们所不曾具备的。这个怪异之 处并不在于他所讲的内容,或是其使用的简单成语,而是关系到他的声调 或体内的发声部位。他的脸庞似乎也过于成熟了些。尽管他遗传了母亲和 外祖父的短下巴,但那只尖挺且过于早熟的鼻子,却与那双又大又黑、近 似拉丁美洲人的眼睛搭配得天衣无缝,赋予他一种准成年人的气质,并显 出非比寻常的聪明才智。然而,撇开聪明绝顶的外表不谈,他的长相其实 是非常丑陋的:那双肥厚的嘴唇,再加上毛孔粗大的蜡黄皮肤、粗糙且紊 乱的头发,以及出奇长的耳朵,这些都让他具有类似于山羊或动物的特征 。人们对他的厌恶感,很快就超出了他的母亲和外祖父。而所有与他相关 的揣测,都会加油添醋地提起华特立老先生以前的妖术,人们还记得有一 次,当他站在那堆环形石柱之内,手上摊着一本巨大的书,然后喊叫着忧 戈一索陀斯(Yog-Sothoth)这个可怕的名字时,整片山丘如何天摇地动了起 来。就连狗儿也讨厌这个男孩,因此他总是被迫采取各种防御的手段,以 对抗它们恶意的吼叫。
         P6-10
       显示部分信息

    作者的其他作品更多

    图书
    影音 软件
    联系我们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