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注册赠送【满88减10优惠券】!!!

购物车

战栗传说(Ⅱ邪神复苏)

博 库 价:
¥15.40 (6.7折) (定价:¥23.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15.40
  • 探花 ¥14.95
  • 榜眼 ¥14.72
  • 状元 ¥14.49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战栗传说(Ⅱ邪神复苏)
分享到:
最佳组合购买

¥
价格:¥52.00

编辑推荐语
本书可谓恐怖文学和奇幻文学的一座“万神殿”,所集结的世界一流作家均被尊崇为“死亡之舞的大师”。全书共11篇,无不承袭H.P.洛夫克拉特原著的《克苏鲁的呼唤》,以及另外10篇让你脊椎发凉的惊悚故事,必将带给你心灵深处的恐惧与战栗。
内容提要
洛夫克拉夫特曾说:“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便是恐惧。最古老 而强烈的恐惧,便是未知。”这正是他的作品中常见的特色。以人类对未 知的恐惧,逐步带领读者追寻出藏匿在地球上的神秘生物与恐怖巫术、咒 语,当这些古老的事与物重新现身人间的同时,就是人类招致激烈恐惧和 生命危机的时刻……
作者简介
H.P.Lovecraft于一八九0年八月出生于美国罗得岛。其一生有如被诅咒般的坎坷多难,体弱多病、家庭破产、精神崩溃而无法完成学业、父母相继病逝……到他因癌症而痛苦地病逝时,从未出版过任何一本书。洛夫克拉夫特最震撼人心的作品,首推《克苏鲁神话》(Ctrmlhu Mytho),描写一名远古邪神(克苏鲁),远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前,便寄居在地球上,后来他们由于不明的原因而陷入沉眠,他们身体和文明都被封存在深海或南极,等待复苏的那一刻重新奴役人类。这部作品除被作家、动漫家拿来演绎、改编之外,也是不少游戏设计依赖的原型。 恐怖大师史蒂芬·金誉之为“20世纪恐怖小说最佳写手,无人能出其右”。
目录
序
克苏鲁的呼唤 
巫师归来 
水晶之谜 
黑石 
缅茄之犬 
空间食魔 
序
克苏鲁的呼唤 
巫师归来 
水晶之谜 
黑石 
缅茄之犬 
空间食魔 
神秘的居住者
跨越门槛
外星怪物
夜魔
暗夜呢喃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在我看来,世上最仁慈的事莫过于人类无法将其所思所想全部贯穿、 联系起来。我们的生息之地,是漆黑的无尽浩瀚中的一个平静的无知岛,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去远航。各个领域的科学探索都循着它们自己的 发展方向,迄今尚未伤害到我们;但有朝一日当我们真能把所有那些相互 分割的知识拼凑到一起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真实世界,以及人类在其中 的处境,将会令我们要么陷入疯狂,要么从可怕的光明中逃到安宁、黑暗 的新世纪。
神智学者曾经猜测说,宇宙存在着一个宏伟的循环过程,而我们的世 界和人类本身在这个循环中只是匆匆过客。他们还以一种泰然自若的乐观 态度向我...
   显示全部信息
在我看来,世上最仁慈的事莫过于人类无法将其所思所想全部贯穿、 联系起来。我们的生息之地,是漆黑的无尽浩瀚中的一个平静的无知岛,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去远航。各个领域的科学探索都循着它们自己的 发展方向,迄今尚未伤害到我们;但有朝一日当我们真能把所有那些相互 分割的知识拼凑到一起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真实世界,以及人类在其中 的处境,将会令我们要么陷入疯狂,要么从可怕的光明中逃到安宁、黑暗 的新世纪。
神智学者曾经猜测说,宇宙存在着一个宏伟的循环过程,而我们的世 界和人类本身在这个循环中只是匆匆过客。他们还以一种泰然自若的乐观 态度向我们作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暗示,即存在着神秘的事物。我本 人对这种事物也有所了解,并且每当想起它时,我便会浑身发抖;每当梦 见它时,我也有一种要发狂的感觉,但我对它的认识却并非来自于神智学 者的猜测。像所有认知真理的过程一样,对它的认识也缘于我偶然一次把 互不相干的发现——一张旧报纸和一个已故教授留下的笔记——联系到了 一起。我希望,别再有其他人来成就这种联系了,而且,当然了,只要我 还活着,我就决不会再故意去把其他的事和这一连串骇人的事情联系起来 。我想,那个教授也本打算要把他所了解的那部分事情埋在心里的,要不 是因为猝死,他一定会把他的笔记毁掉的。
我的认识过程是从1926年的冬天我叔祖去世时开始的。叔祖乔治·甘 梅尔·安吉尔曾在位于罗德岛州首府普罗维登斯的布朗大学任教,是光荣 退休的闪米特语教授。他是一位很有名的古代碑文方面的权威,那些著名 博物馆的头头脑脑经常会到他这儿来寻求帮助,所以,可能有许多人还记 得他92岁高龄过世的消息。而在当地,人们更关注的是他离奇的死因。他 在从新港返家的船上就已经开始不舒服了,为了从码头抄近路回他在威廉 姆斯街上的家,他爬上了一个陡峭的山坡,结果一下子就摔倒了,据目击 者说,是一个海员模样的黑人从一个很阴暗的地方跑出来,把他撞倒的。
医生查不出来他有什么明显的不适症状,只好推断是因为这么大岁数的老 人这么快地爬这么陡的坡,对心脏造成了某种不明损伤,进而导致了他的 死亡。当时,我对这个推断毫无异议,但最近我开始有所怀疑了,而且不 止是怀疑。
因为我叔祖死的时候还是一个没有子女的鳏夫,所以我便成了他的继 承人和遗嘱执行人,为了能比较彻底地检查、整理他的文件,我把他的卷 宗和箱子全都搬到了我在波士顿的住处。我整理出来的大部分资料不久将 会由美国考古学会发表出来,但其中有一个箱子让我觉得非常困惑,而警 也特别不愿意把它拿给别人看。箱子是锁着的,而且在我想起来去查看叔 祖总是随身放在口袋里的那串钥匙之前,我一直也没能找到打开它的钥匙 。但当我真的把箱子打开了以后,出现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是一道更高的、 封闭得更严密的屏障。我发现的这件怪异的泥塑浅浮雕和这些杂乱无章的 便条、文章和剪报意味着什么呢?难道我叔祖在他晚年的时候真的老糊涂了 ,连最明显的骗局也看不出来了吗?我决心要找出那个很不一般的雕塑家, 因为正是他把一个老人搅得心神不安。
浅浮雕大致呈长方形,厚不到1英寸,长宽大概是5乘以6英寸,显然是 现代的作品。但它的图案在风格和韵味上却和现代作品相差甚远,尽管立 体派和未来派有许多不可捉摸的变化特征,但它们很少模仿那种在史前文 字中暗含的规律性。这些图形看上去肯定应该是某种文字,但尽管我对叔 祖的文卷和收藏品了如指掌,还是没能在我的记忆中翻找出这种很特别的 文字类型,甚至根本找不出和它稍有类似的东西。
在这些显而易见的象形符号上面,画的显然是一个象征物的图像,但 那种印象派的画法并没有表现出很清晰的细节特征。那似乎画的是一个怪 物,或是一个怪物的象征,只有靠病态的胡思乱想才能想像出来那种形象 。我极尽我的想像力,把它想像成八爪鱼、龙以及被漫画了的人类,但这 些都不是对它的真实体现。它长着一个软塌塌的、有触须的脑袋,怪异的 身体上覆着鳞片,还有一对发育不全的翅膀,但最令人觉得可怕的是它的 整体轮廓。在它的背后,隐约可见的是巨石式的建筑背景。
和这个奇特的浅浮雕放在一起的,除了一叠剪报外,还有安吉尔教授 写的东西,都是不久之前的笔迹,而且绝对不是文学作品。有一份看似是 主要文稿的东西,标题上写着“克苏鲁教”,字写得很清晰,像是要避免 误读这个前所未闻的词语。这份手稿分成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的标题是 :“1925年——H.A.威尔科克斯的梦境和梦幻作品,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 市圣托马斯街7号”,第二部分的标题是:“1908年约翰·R·勒格拉斯巡 官在美国考古学会年会上的叙述,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比恩维尔街121 号——同次会议的记录及韦伯教授的报告”。其他的手稿都是些很简短的 笔记,有些记录的是不同的人做的怪梦,有些是从神智学的书籍和杂志上 抄录的文章(引人注目的有W·斯科特·艾略特写的《亚特兰蒂斯和消失的 利莫里亚》),其余的都是一些对长期残存的秘密社团和邪教的评论,还从 一些神话学和人类学的专著中引述了一些段落,像弗雷泽的《金枝》和默 里小姐的《西欧的女巫教》。那些剪报中主要提到的是重度精神病和在 1925年春季出现的集体躁狂现象。
那份主要文稿的第一部分讲了一个很奇特的故事:1925年3月1日,一 个又黑又瘦的年轻男子神经兮兮地带着一个很特别的泥塑浅浮雕来拜访安 吉尔教授,他的神情显得很兴奋。当时那个浅浮雕才刚刚做成,还潮呼呼 的。他的名片上写的名字是亨利·安东尼·威尔科克斯,我叔祖认出他是 一个和他没什么深交的显赫家族里最小的儿子,近来在罗德岛设计学院学 习雕塑,独自住在学校附近的鸢尾花大厦里。威尔科克斯是一个早熟的天 才少年,但是非常古怪,从小就对奇异的故事和古怪的梦抱有极大的兴趣 。他称自己具有“自然的高度敏感性”,但在他所居住的这个古代商都里 ,他那些沉稳的乡亲都把他看做“怪人”并且疏远了他。他渐渐地被人们 淡忘了,现在他只在一个来自其他城市的艺术家组成的小团体中有点名气 。就连保守的普罗维登斯艺术俱乐部都觉得他已经完全无可救药了。
教授在手稿里写道,在那次拜访时,威尔科克斯很唐突地请求教授借 助他的考古学知识来辨识浅浮雕上的象形文字。他神情恍惚,举止不大自 然,显得有点做作;我叔祖没好气地答复他说,他那个明显能看出是刚做 好的浅浮雕和考古学一点都扯不上边。年轻的威尔科克斯反驳他时说出的 一句话给我叔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过后他竟能一字不差地回想起 来,并且写了下来。这是一句很有诗意的话,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后来我发现这也是他性格的体现。他说的是:“这是刚做的,没错,是我 昨晚在梦中的陌生城市里做的;那些城市比富饶的提尔城,比谜一样的斯 芬克斯,或是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还要古老。” 接着他开始讲他那个不着边际的故事,并引起了我叔祖极大的兴趣, 还意外地勾起了他一段沉睡的记忆。前天夜里在新英格兰曾发生过近几年 来震感最强的一次轻微地震;威尔科克斯的想像力很敏感地受到了影响。
震后,他做了一个梦,前所未有地梦见了一些巨大的城市,到处都是巨型 的石块和顶天立地的石柱,上面还糊满了绿色的软泥,透着凶险、吓人的 样子。墙上、柱子上都刻满了象形文字,从地底下的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 种不能算是声音的声音,那是一种很乱的感觉,只有靠想像力才能找到声 音的感觉,他从这种感觉中勉强抓到了几个模模糊糊的音,拼凑出“克苏 鲁·富坦”这两个词。
这两个词开启了安吉尔教授的回忆,令他既兴奋又不安。他以科学的 态度很严谨地向威尔科克斯提着问题,并且很投入地仔细研究着浅浮雕。
威尔科克斯说,当他渐渐从迷乱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只穿着睡 衣,被冻得瑟瑟发抖,正在做着这个浅浮雕。后来,他还说,我叔祖自责 说自己岁数大了,在辨认象形文字和图形时很费劲。他提出的许多问题都 让威尔科克斯摸不到头脑,特别是那些试图把他和怪异的教派或秘密社团 联系在一起的问题:更让威尔科克斯搞不懂的是,教授还不停地向他保证 说,他就是承认他是某个广为流传的神秘宗教团体或异教团体的成员,他 也会替他保密的。当教授确信威尔科克斯真的是对异教或神秘团体一无所 知时,他便请求他把他从今往后的梦都讲给他听。就这样,从那以后,年 轻人每天都会把他在夜里梦到的一些令人吃惊的片断讲给教授听,其中总 是提到可怕的巨型城市的街景,糊满软泥的深色石头,从地底下发出的声 音和单调的人的呼喊声,虽然都是些急速而听不清楚的话语,却具有不可 思议的感情冲击力。在这两种声音中重复最多的词就是“克苏鲁”和“莱 尔”。
P1-5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