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茶馆

  • 作 者:老舍
  • 出版社:南海
  • I S B N:9787544246309
博 库 价:
¥17.25 (6.9折) (定价:¥25.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17.25
  • 探花 ¥17.00
  • 榜眼 ¥16.75
  • 状元 ¥16.5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茶馆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340.00

  • 出版社:南海
  • I S B N:9787544246309
  • 作 者:老舍
  • 页数:354
  • 出版时间:2010-03-01
  • 印刷时间:2016-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94
编辑推荐语
老舍是我国现代*名作家,京派文学的代表人物,其作品具有独特的幽默风格和浓郁的生活气息,深受广大读者喜爱。本书收录多部作品,分为话剧卷、小说卷和散文卷。 三幕话剧《茶馆》是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每个人物的台词都设计得非常生动传神、富于个性,同时又简洁凝练,意蕴深长,至今仍是现代剧院的常备剧目。 老舍先生的短篇小说睿智精炼,散文朴素幽默,本书中所选的篇目均是受到专家和读者交口称誉的代表作品,可以让广大读者领略到作家**一格的文学特色。
内容提要
《茶馆》既不是朝廷,又不是民间,却是朝野的枢纽,茶馆代表了一 个时代的真相,《茶馆》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文学高度。
剧中故事全部发生在一个茶馆里。茶馆里人来人往,会聚了各色人物 、三教九流,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老舍先生抓住了这个场景的特 点,将半个世纪的时间跨度,六七十个主、次人物高度浓缩在茶馆之中, 展现了清末戊戌政变失败后、民国初年北洋军阀割据时期、国民党政权覆 灭前夕三个时代的生活场景,概括了中国社会各阶层、几咱势力的尖锐对 立和冲突,揭示了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历史命运。
目录
导言
话剧卷
  茶馆(三幕话剧)
小说卷
  正红旗下(未完)
  我这一辈子
  月牙儿
导言
话剧卷
  茶馆(三幕话剧)
小说卷
  正红旗下(未完)
  我这一辈子
  月牙儿
  微神
  上任
  老字号
  断魂枪
散文卷
  想北平
  北京的春节
  大明湖之春
  一些印象(节选)
  可爱的成都
  宗月大师
  无题(因为没有故事)
  我的母亲
  四位先生
  小麻雀
  母鸡
  养花
  小病
  取钱
  讨论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正红旗下 假若我姑母和我大姐的婆母现在还活着,我相信她们还会时常争辩: 到底在我降生的那一晚上,我的母亲是因生我而昏迷过去了呢,还是她受 了煤气。
幸而这两位老太太都遵循着自然规律,到时候就被亲友们护送到坟地 里去;要不然,不论我庆祝自己的花甲之喜,还是古稀大寿,我心中都不 会十分平安。是呀,假若大姐婆婆的说法十分正确,我便根本不存在啊! 似乎有声明一下的必要:我生的迟了些,而大姐又出阁早了些,所以 我一出世,大姐已有了婆婆,而且是一位有比金刚石还坚硬的成见的婆婆 。是,她的成见是那么深,我简直地不敢叫她看见我。只要她...
   显示全部信息
正红旗下 假若我姑母和我大姐的婆母现在还活着,我相信她们还会时常争辩: 到底在我降生的那一晚上,我的母亲是因生我而昏迷过去了呢,还是她受 了煤气。
幸而这两位老太太都遵循着自然规律,到时候就被亲友们护送到坟地 里去;要不然,不论我庆祝自己的花甲之喜,还是古稀大寿,我心中都不 会十分平安。是呀,假若大姐婆婆的说法十分正确,我便根本不存在啊! 似乎有声明一下的必要:我生的迟了些,而大姐又出阁早了些,所以 我一出世,大姐已有了婆婆,而且是一位有比金刚石还坚硬的成见的婆婆 。是,她的成见是那么深,我简直地不敢叫她看见我。只要她一眼看到我 ,她便立刻把屋门和窗子都打开,往外散放煤气! 还要声明一下:这并不是为来个对比,贬低大姐婆婆,以便高抬我的 姑母。那用不着。说真的,姑母对于我的存在与否,并不十分关心;要不 然,到后来,她的烟袋锅子为什么常常敲在我的头上,便有些费解了。是 呀,我长着一个脑袋,不是一块破砖头! 尽管如此,姑母可是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我大姐的婆婆进行激辩 。按照她的说法,我的母亲是因为生我,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的。据我 后来调查,姑母的说法颇为正确,因为自从她中年居孀以后,就搬到我家 来住,不可能不掌握些第一手的消息与资料。我的啼哭,吵得她不能安眠 。那么,我一定不会是一股煤气! 我也调查清楚:自从姑母搬到我家来,虽然各过各的日子,她可是以 大姑子的名义支使我的母亲给她沏茶灌水,擦桌子扫地,名正言顺,心安 理得。她的确应该心安理得,我也不便给她造谣:想想看,在那年月,一 位大姑子而不欺负兄弟媳妇,还怎么算作大姑子呢? 在我降生前后,母亲当然不可能照常伺候大姑子,这就难怪在我还没 落草儿,姑母便对我不大满意了。不过,不管她多么自私,我可也不能不 多少地感激她:假若不是她肯和大姐婆婆力战,甚至于混战,我的生日与 时辰也许会发生些混乱,其说不一了。我舍不得那个良辰吉日! 那的确是良辰吉日!就是到后来,姑母在敲了我三烟锅子之后,她也 不能不稍加考虑,应否继续努力。她不能不想想,我是腊月二十三日酉时 ,全北京的人,包括着皇上和文武大臣,都在欢送灶王爷上天的时刻降生 的呀! 在那年代,北京在没有月色的夜间,实在黑的可怕。大街上没有电灯 ,小胡同里也没有个亮儿,人们晚间出去若不打着灯笼,就会越走越怕, 越怕越慌,迷失在黑暗里,找不着家。有时候,他们会在一个地方转来转 去,一直转一夜。按照那时代的科学说法,这叫作“鬼打墙”。
可是,在我降生的那一晚上,全北京的男女,千真万确,没有一个遇 上“鬼打墙”的!当然,那一晚上,在这儿或那儿,也有饿死的、冻死的 ,和被杀死的。但是,这都与鬼毫无关系。鬼,不管多么顽强的鬼,在那 一晚上都在家里休息,不敢出来,也就无从给夜行客打一堵墙,欣赏他们 来回转圈圈了。
大街上有多少卖糖瓜与关东糖的呀!天一黑,他们便点上灯笼,把摊 子或车子照得亮堂堂的。天越黑,他们吆喝的越起劲,洪亮而急切。过了 定更,大家就差不多祭完了灶王,糖还卖给谁去呢!就凭这一片卖糖的声 音,那么洪亮,那么急切,胆子最大的鬼也不敢轻易出来,更甭说那些胆 子不大的了——据说,鬼也有胆量很小很小的。
再听吧,从五六点钟起,已有稀疏的爆竹声。到了酉时左右(就是我降 生的伟大时辰),连铺户带人家一齐放起鞭炮,不用说鬼,就连黑、黄、大 、小的狗都吓得躲在屋里打哆嗦。花炮的光亮冲破了黑暗的天空,一闪一 闪,能够使人看见远处的树梢儿。每家院子里都亮那么一阵:把灶王像请 到院中来,燃起高香与柏枝,灶王就急忙吃点关东糖,化为灰烬,飞上天 宫。
灶王爷上了天,我却落了地。这不能不叫姑母思索思索:“这小子的 来历不小哇!说不定,灶王爷身旁的小童儿因为贪吃糖果,没来得及上天 ,就留在这里了呢!”这么一想,姑母对我就不能不在讨厌之中,还有那 么一点点敬意! 灶王对我姑母的态度如何,我至今还没探听清楚。我可是的确知道, 姑母对灶王的态度并不十分严肃。她的屋里并没有灶王龛。她只在我母亲 在我们屋里给灶王与财神上了三炷香之后,才搭讪着过来,可有可无地向 神像打个问心。假若我恰巧在那里,她必狠狠地瞪我一眼;她认准了我是 灶王的小童儿转世,在那儿监视她呢! P76-78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