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有老鼠牌铅笔吗

博 库 价:
¥7.80 (6.5折) (定价:¥12.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7.80
  • 探花 ¥7.68
  • 榜眼 ¥7.56
  • 状元 ¥7.44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有老鼠牌铅笔吗
分享到: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I S B N:9787534260032
  • 作 者:张之路
  • 页数:177
  • 出版时间:2010-08-01
  • 印刷时间:2010-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9
  • 丛书名:张之路品藏书系
编辑推荐语
“有老鼠牌铅笔吗?”“对不起,我只有猫牌橡皮。”听起来像什么?是在买东西?还是克格勃(俄罗斯情报人员)在接头?不管怎样,读到这儿你准会笑出声来。有这样出门旅游的吗?下了火车居然要像克格勃特工一样对暗号?有这样的老爸老妈吗?居然给自己儿子安排这样一趟神秘兮兮的“体验生活”之旅?夏刚和他的爸爸,看起来像不像一对活宝? 这不是一趟单纯的旅途,而是一个理想化的自我锻炼的过程。作家张之路用了调侃的口吻、夸张的笔法讲述了一个异想天开的故事,但在讲故事的同时,他也表达着自己对少年人成长的看法。特别是对于“新夏刚”的傲慢与自恋、秃秃的骄娇二气、夏刚的老爸安排的“走出去经风雨见世面”。
内容提要
仅凭着一个接头暗号,男孩夏刚孤身踏上了前往青岛的列车。到站后 ,却没有如约找到接头的人。阴差阳错中,他被接进了一个摄制组,后来 又误闻抢劫银行的现场……历经一系列的峰回路转后,谁才会真正对上暗 号——“有老鼠牌铅笔吗”?
作者简介
*名儿童文学作家。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集团一级编剧、国务院授予的有特殊贡献的专家、中国少年先锋队全国工作委员会委员。2005年被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任命为中国促进儿童阅读行动大使。 曾获中国安徒生奖、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开罗国际儿童电影节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提名、中国图书奖、全国**儿童文学奖、中国电影华表奖等国内外奖项。 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霹雳贝贝》、《第三军团》、《非法智慧》、《蝉为谁鸣》、《*限幻觉》等,已出版“非常感动”“非常神秘”、“非常可笑”三个作品系列,五卷本《张之路文集》等。另*有电影理论专*《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 作品入选中小学课本,并有十多部作品被改拍为影视作品,风靡全国。
目录
第一章  暗号
第二章  严峻的开头
第三章  阴谋暴露了
第四章  老邱和算命先生
第五章  年轻的烟鬼
第六章  误入歧途
第七章  包子摄制组
第一章  暗号
第二章  严峻的开头
第三章  阴谋暴露了
第四章  老邱和算命先生
第五章  年轻的烟鬼
第六章  误入歧途
第七章  包子摄制组
第八章  运气来了挡不住
第九章  我成了骗子
第十章  善良的谎话
第十一章  柳暗花明
第十二章  强盗的女儿
第十三章  猫牌橡皮出现了
书里书外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爸爸说:“你不怕,我还合不得……” 我说:“听您这么一说,您还挺慈祥的,那么我屁股上的巴掌印难道 是我用红笔画上去的?” 爸爸严肃正经起来:“打你是为你好,那是疼你,你只要回忆一下打 你的部位,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只打你的屁股,而不打你的脑袋。” “您是怕把我打傻了,考不上大学!” 爸爸有些激动:“你只说对了一半,关键是屁股上肉多,不疼。就是 疼,也是十分短暂的……再说,随着你年龄的增长,打屁股的次数也越来 越少。今年都快年底了,还没打过一次呢!” “噢!合着打屁股还有计划?您是不是觉着亏了?” “话不...
   显示全部信息
爸爸说:“你不怕,我还合不得……” 我说:“听您这么一说,您还挺慈祥的,那么我屁股上的巴掌印难道 是我用红笔画上去的?” 爸爸严肃正经起来:“打你是为你好,那是疼你,你只要回忆一下打 你的部位,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只打你的屁股,而不打你的脑袋。” “您是怕把我打傻了,考不上大学!” 爸爸有些激动:“你只说对了一半,关键是屁股上肉多,不疼。就是 疼,也是十分短暂的……再说,随着你年龄的增长,打屁股的次数也越来 越少。今年都快年底了,还没打过一次呢!” “噢!合着打屁股还有计划?您是不是觉着亏了?” “话不能那样说,”爸爸摇摇头,“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不是 我亏了,而是你亏了……” “我亏了?”这太荒唐了,我只能认为爸爸在开玩笑。
爸爸一点儿不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爷爷也打过我的屁股。
后来,我长大了,结了婚,尤其是有了你,想起那些事,我不但不恨他, 反而还特别想他…一没有一个父母是愿意打孩子的,都是气急了,恨铁不 成钢——那当然也不对!……现在,你爷爷不在了,我倒想让他打我的屁 股……可是,打不成了……” 爸爸的眼里湿湿的。
本来,我是想和爸爸开个玩笑的,如果真的让爸爸来教我,我优秀的 学习成绩就会被蒙上“走后门”的阴影。没有想到,这段谈话以喜剧开了 头,眼瞧着就要以悲剧来结尾。于是我赶紧说:“爸爸,等星期天有空, 您好好打一顿我的屁股,怎么样?” 爸爸突然从惆怅中振作起来:“你以为打屁股像鼓掌那么容易吗?每 次打你屁股的前后我都要承受巨大的感情折磨……我今年刚好到了不惑之 年,我明白了,打屁股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来说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 以后不会再打你的屁股!”爸爸信誓旦旦地说。
咦!我们的谈话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打人的吃了亏,被打的却占 了便宜。这样算起来,我从小到现在不知占了爸爸多少便宜…… 有段绕口令教导我们说:“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四十不是十四 ,十四不是四十。” 今年,我爸四十岁,我刚好是十四。这段绕口令好像就是为了今年的 我和我爸爸写的。这段绕口令在我听起来就是这个意思——“我永远是我 ,爸爸永远是爸爸;爸爸不是我,当然我也不是爸爸。” 妈妈对我和爸爸之间那种“没大没小”的谈话总抱着一种批评的态度 。
吃饭的时候,一张小小的方桌,妈妈横在我和爸爸之间,我和爸爸脸 对脸。饭菜实在是太单调了,我们总想开个玩笑给饭桌上“加个菜”,可 又不能太放肆,不知道什么样的玩笑可以开,什么样的玩笑不能开。这时 候,我和爸爸就互相看着,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的寂寞。
有一次,我忍不住了,就用两支筷子互相敲击着说:“筷子一打点儿 对点儿,我和爸爸脸儿对脸儿,今天不把别的说,说说我的小心眼儿…… ”(这话免不了有点影射妈妈的意思。) 爸爸举起筷子正要响应,妈妈瞪了我们一眼,说:“干什么?干什么 ?吃饭都堵不住嘴呀!从哪儿学来这么俗气的东西,吃饭居然敲筷子!” 爸爸赶紧帮我解围:“这是学校文娱会演的节目,叫筷子歌,还得了 奖的……” 妈妈说:“什么?敲筷子也得奖?得了奖怎么不上电视?” 我和爸爸面面相觑,不知道妈妈怎么会有这样的思维方式——得了奖 干吗就非得上电视?不上电视就不准得奖吗? 爸爸说:“你总得幽默点吧!”P2-4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