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妊娠

博 库 价:
¥15.80 (7.2折) (定价:¥22.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15.80
  • 探花 ¥15.58
  • 榜眼 ¥15.36
  • 状元 ¥15.14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妊娠
分享到:
编辑推荐语
本书当代*名现实主义作家贾平凹的长篇小说之一,其作品大多是描写的是一群社会*基层的卑微的人,是一些琐碎小事。本书中,作者通过平凡人的日常生活充分展示了浓重的时代大背景下那种心物同一、恬静的生活理想。故事中的人们自然而然地摆脱了物对心的束缚,他们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每天重复着几乎相同的事情,平静而愉快地生活着。该书是一盏探照灯,读者的眼光随着它看到了社会*基层、地位*卑微的小人物和琐碎事。
内容提要
《妊娠》是一盏探照灯,读者的眼光随着它看到了社会*基层、地位 *卑微的小人物和琐碎事。
小说中,作者通过平凡人的日常生活充分展示了浓重的时代大背景下 那种心物同一、恬静的生活理想。小说中的老贯无疑是生活中的小任务, 但他睡觉坐着睡,切菜不用刀,凡事讲究原质原形,万物在他眼里都同人 是一样的。在他的心里也没有生与死的概念:“我倒不在乎我活的长短哩 ,天让你活个什么,你就活个什么,让你活多久,就活多久,是不是?就 为这,我琢磨通了,生也没高兴的,死也没苦痛的。”这是对世情的彻底 **,是对生命本体的坦然面对的人生态度。故事中的人们自然而然地摆 脱了物对心的束缚,他们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每天重复着几乎相同的事情, 平静而愉快地生活着。
目录
《妊娠》序
第一章  美好的侏人
第二章  龙卷风
第三章  故里
第四章  马角
第五章  瘪家沟
《妊娠》序
第一章  美好的侏人
第二章  龙卷风
第三章  故里
第四章  马角
第五章  瘪家沟
精彩试读
清晨,村口静悄悄的,一片霜。由西而东的经过这里的大官路上洁白 ,坚硬。落叶和草屑都潮湿了,风里托浮不起。骡马粪,一字行儿地遗在 路中,以为是软软的,用脚一踢,硬,脚被弹回来。哭不得笑不得地十分 难受。就在官路与村口交汇的一株香椿木树下,横着条麻袋,一个侏人靠 坐着勾起头一点一点,像念经一样,他已经睡着了。村子里几乎全体的男 侏人,在炕上一掰开眼,伸手朝楼板上吊下来的柿子串上摘两个三个吃了 ,就完成了早餐的工作,再吸一袋草烟,心平气和地去山地上劳作了。因 为这是一群侏人,他们的锄板挺大,锄杆却极其短,走起来四肢划水一样 欢动,且左右摇晃不已。他们也看见...
   显示全部信息
清晨,村口静悄悄的,一片霜。由西而东的经过这里的大官路上洁白 ,坚硬。落叶和草屑都潮湿了,风里托浮不起。骡马粪,一字行儿地遗在 路中,以为是软软的,用脚一踢,硬,脚被弹回来。哭不得笑不得地十分 难受。就在官路与村口交汇的一株香椿木树下,横着条麻袋,一个侏人靠 坐着勾起头一点一点,像念经一样,他已经睡着了。村子里几乎全体的男 侏人,在炕上一掰开眼,伸手朝楼板上吊下来的柿子串上摘两个三个吃了 ,就完成了早餐的工作,再吸一袋草烟,心平气和地去山地上劳作了。因 为这是一群侏人,他们的锄板挺大,锄杆却极其短,走起来四肢划水一样 欢动,且左右摇晃不已。他们也看见了香椿树下的麻袋,和麻袋上打盹的 侏人,觉得好笑,小小的戏谑之心上来,蹑手蹑脚地靠近去看侏人的睡相 。睡相丑陋,牙龇着,垂流涎水,特别大的鼻子下两个鼻孔呈椭圆形。村 人就将一小撮枯草插在里边,捂着自己嗤嗤发笑的嘴闪开,轻轻说:“大 鼻子为了他那口井,太劳累了!”就身心满意,散去了,各执其事。
大鼻子的侏人一直没有醒,在宁静的落霜的冬晨,暖和和的太阳开始 照耀在了身上。
这侏人确实是疲乏不堪。十多天里,他忙活着凿门前的水井,井口开 有筛子粗,深度已经到达十五丈,还没有见水。整个夜里他将从井里掘出 的土石挑到村外硷畔去,黎明经过村口的香椿木树下,发现了一只狼卧在 那里。他跑不动,也明白一跑动起来狼就会随之追来,便强撑了胆量,将 挑笼筐的扁担霍霍地挥转着圆圈,但是狼并不惧怕,甚至没有动静,这使 他吃惊不小,遂又深感疑惑。缓缓挪将过来,才看清原来是一个麻袋。
“谁将破麻袋放在这儿了?”他松了一口气,很快为自己刚才的举动 大觉羞辱。“现在哪儿会有狼呢?多少年里狼早绝迹了哩!” 侏人用手摸摸麻袋,鼓囊囊的,似乎里边全装有草料。就坐下来拿他 的火镰磕碰火石,欲明未明的晨曦中,有了飞溅的三粒火花。后来就点着 火绒,吸起烟。
人是不能享乐的,侏人吸过三锅烟后,果然堕落,从心脏、胃和肝部 的某一部位泛上来一股污浊之气,使他舒服地“啊”了一声,眼皮觉得十 分沉,想瞌睡,就瞌睡了。
村子里一时杂乱开来,游狗在追逐疯咬,鸡在叫。女侏人们用篦梳篦 下一些头虱后,端了尿盆在门前的麦地里泼,后来就提了芋头在门槛处刮 皮,弄出一脸一胸的白粉点。狗已经不叫了,立等着孩子们下炕后在院子 里的第一泡屎,吃罢了还伸出柔软修长的舌头把屁股眼舔得干干净净。
这时候,得得的骡马蹄声从大官路的那一头传来,如地心在敲鼓。麻 袋上的侏人苏醒了。他惺忪的眼睛看见跑来一辆骡马车。前边的是两匹马 ,驾辕的是一头骡,滚圆膘壮,喷几团热气,那身上飘拂的热气在冷气中 变为水珠,又变为冰花。车上却是空的,驾车人,一个老头,精瘦如柴, 满头都是汗水,脸色蜡黄地跳下来了。
“乡党你好!”老头对着侏人笑,问候十分殷勤。
“好,好!”侏人说。
老头却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住了麻袋,甚至已经死死地抱在怀里了。
“这是你的麻袋吗?”侏人问。
“当然是我的!”老头凶狠狠地说,使侏人觉得诧异。“麻袋是装在 车上的,遗在了这里,走过二十里了才发现丢了。当然是我的!” 侏人好笑,很有些瞧不起他的样子,说:“是你的你拿去吧,犯得着 那么厉害吗?” 老头并没有答话,背过身去打开麻袋,似乎在清点着数目。转过身来 的时候眉目竟是那么和蔼可亲,连声说:“谢谢,谢谢!”几乎腿软下去 ,要给侏人下跪了。
侏人忙扶起他,说:“有什么谢的,一条破麻袋子。” 老头却诡诡地笑,说:“你瞧瞧。” 一麻袋的钱币,一百元一捆的,新崭崭的一万五千元巨款。
侏人顿时是傻眼,眼前的世界为之改观。自己的老婆,比自己更矮的 女侏人,每日清晨打开鸡棚捏住十二只母鸡捅屁股试有没有蛋要生下来, 鸡屁股就是钱库。这一万五千元的钱票他没有见过,做梦也没有梦见到。
这买盐,该买多少呢?买孩子吃的洋糖…… 他真有些悔恨,怎么自己看到这条麻袋而没有想到麻袋里装的是巨款 呢?这怪精灵的老头,竟想出在麻袋里装钱为伪装!为什么自己见了麻袋 就会瞌睡了,专门是来守护巨款的嘛?! 他木然地接住老头递过来的一根纸烟,看着把麻袋抱上车去,三匹骡 马就十二条蹄腿翻碟似的远去了。
首先是在路旁扫落叶做柴火的一个侏人看见,后来是更多的侏人跑近 来问情况。
“是一麻袋钱,一万五千元的。”他说。
“天呀!你就全交给他了?” “啊。” “啊?!” 侏人将火镰和烟袋在腰带里别好,鼻孔是痒痒的,一摸还粘有草。旁 观的侏人也没有取乐他。他挑着笼筐回家去,操心井里挖出来的那些土石 。
有人立即迅跑至山地,将消息传播给了劳作的侏人。劳作的男侏人回 家又耳语给村中的女侏人。村中就骚动了,男侏人便怨恨自己没有拾到这 麻袋,又讥笑打井的侏人没福,又愤愤不平赶车的老头竟没有送给拾麻袋 者三分之一的钱,甚至二分之一的钱!他们就联合起来,几乎是不需动员 ,跑步从大官路向西去追赶那辆骡马车。
女侏人们则到打井侏人的家来。白天里,侏人已经下井掘凿了,她们 在井口上叫侏人上来,安慰他,说许多同情的话。这侏人是很穷很穷的家 ,穷得和她们一样的穷。高高的门,门环安装得很低,锅台后,土炕下, 都修有石砌的台阶。一嘟子包米棒子吊在大梁下,为了防止老鼠,吊绳上 系了偌大一束荆棘。屋角的石板柜里,堆着粪堆般大一堆芋头。
“咱这是什么命,做的什么事呀,一万五千元,那往后该吃什么?喝 什么呀?!” 女侏人们直跺脚,在庭院里鸭子般地走动,为打井侏人叫屈,但这么 鸣不平着,后来就不言语了,平静下来,呆呆地举头看起天空。天空很蓝 ,瓦片大的云,暖暖和和的太阳在正空照耀,热光扑面而来。
“这也好。”一女侏人说,“不义之财怎么能发得呢?凭良心安妥… …咱这村子好仁义的。” “这也好。”女侏人们都这么说。P1-4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