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古炉

博 库 价:
¥39.20 (7.4折) (定价:¥53.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39.20
  • 探花 ¥38.60
  • 榜眼 ¥38.10
  • 状元 ¥37.6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古炉
分享到: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 S B N:9787020083497
  • 作 者:贾平凹
  • 页数:607
  • 出版时间:2011-01-01
  • 印刷时间:2011-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70
编辑推荐语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后期,那时中国正发生着***的文化大革命。经历过“文革”的人,不管在其中迫害过人或被人迫害过,只要人还活着,他必会有记忆。 《古炉》讲述了一个烧制瓷器的名叫古炉的村子里发生的文革故事:这个村子非常偏僻,村人擅长技工然而*度贫穷。在“文化大革命”中,他们使强用狠,争吵不休。作家细腻地描写了一个名叫狗尿苔的少年主人公,他从小被抱养,生活在古炉村,因人境逼仄,只得与动物、植物交流……
内容提要
故事发生在陕西一个叫“古炉”的村子里,这是一个偏远、封闭、保 持着传统风韵的地方,但是这份宁静却从1965年冬天开始动荡了。古炉村 里的几乎所有人,在各种因素的催化下,被迫卷入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之 中。时间一直发展到1967年春天,一个山水清明的宁静村落,在“政治” 虚幻又具体的利益中,演变成一个充满了猜忌、对抗、大打出手的人文精 神的废墟。作者用真实的生活细节和浑然一体的陕西风情,把当时中国基 层“文革”的历史轨迹展示在我们面前,是作家对那个时代中国农村的生 动写照。
作者简介
贾平凹,一九五二年古历二月二十一日出生于陕西南部的丹凤县棣花村。父亲是乡村教师,母亲是农民。文化大革命中,家庭遭受毁灭性摧残,沦为“可教子女”。一九七二年以偶然的机遇,进入西北大学学习汉语言文学。此后,一直生活在西安,从事文学编辑兼写作。出版的主要作品:《浮躁》《废都》《白夜》《土门》《高老庄》《怀念狼》《秦腔》《高兴》等。以英、法、德、俄、日、韩、越等文字翻译出版了二十余种版本。曾获全国文学奖多次,及美国美孚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那文学奖和法兰西文学艺术荣誉奖。2008年,《秦腔》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古炉》上市半年以来,获得数十奖项。
目录
冬部
春部
夏部
秋部
冬部
春部
后记
冬部
春部
夏部
秋部
冬部
春部
后记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这一天,刮起了风,刮风的时候云总是轻狂,跟着风一会儿跑到这里 ,一会儿跑到那里,只有树挥动着手足在喊鸡:快进窝去!鸡就从院门槛 上翻过来进了窝。树又在喊:收衣服呀,还不收衣服?婆也把晾在院里绳 子上的衣服一边收着,一边催督狗尿苔去压自家的麦草集子。
狗尿苔家的麦草集子堆在村南口的塄畔上,风把集子顶都揭了,狗尿 苔忙乱了一阵,用绳子在集子上拉了几道,每个绳头上都拴了大石头。风 还在刮着,塄畔下的那片河滩地里土气濛濛,罩得河边的公路也不清亮, 隐隐约约看见那里停了一辆卡车,有人在走动着,似乎又在吵。吵声很大 ,但吵的什么,风只把它吹得一团...
   显示全部信息
这一天,刮起了风,刮风的时候云总是轻狂,跟着风一会儿跑到这里 ,一会儿跑到那里,只有树挥动着手足在喊鸡:快进窝去!鸡就从院门槛 上翻过来进了窝。树又在喊:收衣服呀,还不收衣服?婆也把晾在院里绳 子上的衣服一边收着,一边催督狗尿苔去压自家的麦草集子。
狗尿苔家的麦草集子堆在村南口的塄畔上,风把集子顶都揭了,狗尿 苔忙乱了一阵,用绳子在集子上拉了几道,每个绳头上都拴了大石头。风 还在刮着,塄畔下的那片河滩地里土气濛濛,罩得河边的公路也不清亮, 隐隐约约看见那里停了一辆卡车,有人在走动着,似乎又在吵。吵声很大 ,但吵的什么,风只把它吹得一团糟,嗡嗡不清。
田芽的头发被风吹成了乱草,袖着手也往公路上看,马勺提着一笼子 灶灰往自留地去,风也就在笼子里掏灶灰,他蹴下来用身子挡风,挡不住 ,半笼子灶灰没了,田芽就笑起来,说:啥时候不能去地里撒灶灰,选这 日子!马勺说:谁想到风这大!是不是霸槽又和人吵上了?田芽说:恐怕 和外地人吵哩。马勺说:让外地人收拾他狗日的!田芽说:你咋说这话? 马勺说:今早我见了他,好心地问候他哩,我说霸槽你吃啦,他说没吃哩 ,你给我吃呀?!狗日的嘴里有炸药。我说霸槽你咋这噌的?他说我还想 骂他妈个×哩!我说你又骂谁呀?他说我正想哩。田芽你听,哪有这种人 ?我说总不会要骂我吧?他说溜勾子的我懒得骂。田芽田芽,你说这不是 个疯狗么?田芽说:那你溜勾子啦?马勺说:我溜谁啦?田芽说:你溜支 书么。马勺说:哎田芽,支书就是咱古炉村的党,你不跟党走?田芽说: 我不当会计么。马勺说:你当么,谁都可以当么,谁只要会打算盘就来当 么!田芽见马勺急了,就不愿和马勺说了,说:狗尿苔,来,狗尿苔! 他们在风里说话,狗尿苔并没有过去插嘴,田芽这阵叫他,他让田芽 的话叫风也吹没了,只是从那个漫坡下了塄畔。田芽说:叫你哩听不见? 你往哪儿去?狗尿苔说:我到小木屋去。田芽说:帮霸槽吵架呀?狗尿苔 说:我看热闹去。
狗尿苔跑过河滩地的土路到了小木屋那儿,霸槽是在和一个卡车司机 吵架哩。他们吵得很厉害,捶胸顿足,唾沫星子飞溅。狗尿苔当然要向着 霸槽的,如果他们打起来了,他就要上去拉架,先把司机抱住,让霸槽趁 机去打。但他们始终还没有打起来,狗尿苔就一直拿眼睛盯着,当司机刚 刚往霸槽跟前挪了一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了一把土就朝司机脸上扔 ,可土扔出去风又吹过来,没能扔到脸上。司机说:你叫人来啊,你把你 们村的人都叫来啊?! 霸槽恨了狗尿苔,说:你干啥? 狗尿苔说:我帮你。
霸槽说:我让你帮?!扇远! 杏开在叫他,怎么杏开也在这里?杏开是坐在小木屋的门槛上给他招 手,狗尿苔走过来,看见了门口还躺着杏开家的母猪。他说:你家的猪身 上没红绒么。拿手去提猪尾巴,母猪没有动。杏开说:它死了。狗尿苔这 才看到母猪的身上有一摊血,忙说:咋死的?脑子里就嗡地响了一下。
自从公路从洛镇直接通过来后,古炉村人很不习惯公路上汽车的速度 ,常常是汽车还离自己很远,就横穿路口,没想还没横穿过去,汽车便碾 上了。不到一年,牛铃的叔被碾死了,守灯的本家侄子被碾死了,跟后的 媳妇被碾了没有死,一条腿没了。灾难又轮到了杏开家的母猪,可杏开家 的母猪怎么就来到了公路上呢? 杏开在告诉着他,她是拉了母猪从下河湾的配种站回来,卡车就把母 猪碾着了。狗尿苔拿眼看杏开,杏开也看了他一下,眼睛就避开了,避开 了又看了他一下,发现狗尿苔还在看着她,她说:你死眼着干啥?狗尿苔 说:是不是你又来小木屋了?杏开说:来不来咋啦?狗尿苔说:是不是你 们只图在屋里哩,让母猪在公路上乱跑哩?杏开说:审我呀?狗尿苔说: 你回答我的话!杏开说:凭啥?狗尿苔说:我是你叔哩!杏开说:哈巴狗 站到粪堆上了,你算啥叔?哪儿好玩到哪儿玩去!不招理了狗尿苔。
遭霸槽斥责就斥责吧,但杏开也这么斥责,狗尿苔就觉得委屈。杏开 和霸槽相好不相好,他狗尿苔是看见了全当没看见,而村里人老议论着他 们,说那么难听的话,他们听不到他能听到呀,他只是要提醒注意些就是 了,可他明明从辈分上是杏开的本族叔的,杏开竟这样对待他。狗尿苔也 就从小木屋出来,看着霸槽还在和司机吵。
司机说:谁的责任,我的责任?公路上有猪圈吗?! 霸槽说:公路上是没有猪圈,可是,我问你,猪身上有公路吗?唼? ! 这话说得好么,这话也只有霸槽能说得出来,狗尿苔啪啪地鼓掌。风 开始减弱,土气也渐渐散开,霸槽侧面站在那里,鼻子嘴巴显得那么分明 。古炉村人都是肉乎乎的柿饼脸,唯有霸槽脸长长的,有棱有角。他和司 机争吵得那么凶,却一直还戴着墨镜,这会儿他把墨镜取下来,用衣襟擦 拭,头却颤颤地,又斜视着司机。狗尿苔看见了他脸上有了一个漂亮的微 笑。
司机最后是软下来了,这从脊梁上就能看出,长长地从鼻孔里呼出一 口气来,说:我摸了姑姑子的×了!从怀里掏出一把钱来,一张张数,是 三十元,放在了小木屋门口的凉茶台子上,算是赔偿了猪钱,然后过来提 起了母猪的后腿往车厢里扔。赔偿了钱,死猪当然归于司机,霸槽是没有 话再说,但他们跟过来,又极快地从钉鞋凳子上抓起了割掌的刀。
司机说:你,你要干啥? 霸槽说:杀不了你的。
他拽住了母猪尾巴,白光一闪,狗尿苔只觉得刀在母猪的尾巴根轻轻 划了一下,尾巴连同猪屁股的一疙瘩肉却掉下来了。
霸槽在说:你走吧,走吧,猪缰绳就送你啦! 司机嘟嘟囔囔钻上驾驶室,一声轰鸣,卡车开走了,霸槽说了句:伙 计,你不喝茶呀?!哈哈大笑,还没等车开过古炉村的那个路口,就一下 子把从小木屋出来的杏开抱了起来,杏开叽吱哇呜喊,但立即没声了,她 的嘴被霸槽的嘴堵上。突如其来的变故,狗尿苔不知了所措,走不及身, 也闪不及眼,抓了鞋凳子上的围裙,挡住了自己的脸,说:啊流氓!啊流 氓! 小木屋的门并没有关,其实是霸槽抱了杏开进去后用脚勾了一下门, 但门是走扇门,门又开了。狗尿苔再没有进屋,站在门外的凉茶台边,听 到屋里的咯笑声和什么倒坍的声,一股子水就像蛇一样流出来。那时候, 州河里的昂嗤鱼又在呼自己的名字:昂儿嗤!昂儿嗤!狗尿苔希望昂嗤鱼 叫得更大些,自己也叫:昂儿嗤昂儿嗤!昂嗤鱼却不叫了。P13-15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