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

博 库 价:
¥20.20 (7.2折) (定价:¥28.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0.20
  • 探花 ¥19.90
  • 榜眼 ¥19.60
  • 状元 ¥19.3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
分享到:
最佳组合购买

¥
价格:¥57.00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 S B N:9787539947464
  • 作 者:何锐
  • 页数:311
  • 出版时间:2011-11-01
  • 印刷时间:2011-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80
编辑推荐语
经典是衡量文学价值和水准的重要尺度,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坚持经典的价值取向,是提升纯文学品质的必要条件,也是文学存在的理由。经典给作家创作提供了必要的借鉴和参照,但凡优秀的作家都会以天才的方式对经典做出自己的回应。 何锐主编的《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收入20位出生五六十年代实力派作家的作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因小说了解作家的创作水平,由随笔感知作家对经典的领悟。
内容提要
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带来发现的书,经典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 在重温的书。
何锐主编的《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收录了莫言、韩少功、迟子 建、麦家、王安忆、阎连科、苏童、叶兆言、毕飞宇等20位出生五六十年代 实力派作家的作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
《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可视为推举文坛新锐的一种尝试和努力 。
目录
前言
  仍然围绕着四个关键词展开
努力探寻文学突围的路径
  序《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
木匠与狗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怒目金刚
前言
  仍然围绕着四个关键词展开
努力探寻文学突围的路径
  序《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
木匠与狗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怒目金刚
关于经典的加减法
魂魄收集者
对经典的最后背离——在中法作家对话会上的发言
耕牛
农具的教育
采浆果的人
月亮妹妹
金天鹅
经典中的深层机制
思想政治工作
水里的光
拾婴记
孤独是写作的精神财富
我们去找一盏灯
一本书的价值
地球上的王家庄
墓地里的读书人
生于黄昏或清晨
属于我自己的经典
两位富阳姑娘
秘密的经典
斯蒂芬又来了
人物内外
到处都很干净
让人走神的小说
小卖店
人物、戏剧性及情怀——阅读经典长篇小说的若干感悟
我们的父亲
相信身体的写作
额尔齐斯河波浪
临终人的眼
狗皮袖筒
与经典相遇
秘密
经典是一种个人坚守
姊妹行
翻译《蛇》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莫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84年的12月里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从同 学那里借到了一本福克纳的《喧哗和骚动》,我端详着印在扉页上穿着西 服、扎着领带、叼着烟斗的那个老头,心中不以为然。然后我就开始阅读 由中国的一个著名翻译家写的那篇漫长的序文,我一边读一边欢喜,对 这个美国老头许多不合时宜的行为我感到十分理解,并且感到很亲切。
譬如他从小不认真读书,譬如他喜欢胡言乱语,譬如他喜欢撒谎,他连战 场都没上过,却大言不惭地对人说自己驾驶着飞机与敌人在天上大战, 他还说他的脑袋里留下一块巨大的弹片,而且因为脑子里...
   显示全部信息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莫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84年的12月里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从同 学那里借到了一本福克纳的《喧哗和骚动》,我端详着印在扉页上穿着西 服、扎着领带、叼着烟斗的那个老头,心中不以为然。然后我就开始阅读 由中国的一个著名翻译家写的那篇漫长的序文,我一边读一边欢喜,对 这个美国老头许多不合时宜的行为我感到十分理解,并且感到很亲切。
譬如他从小不认真读书,譬如他喜欢胡言乱语,譬如他喜欢撒谎,他连战 场都没上过,却大言不惭地对人说自己驾驶着飞机与敌人在天上大战, 他还说他的脑袋里留下一块巨大的弹片,而且因为脑子里有弹片,才导 致了他的烦琐而晦涩的语言风格。他去领诺贝尔奖金,竟然醉得连金质 奖章都扔到垃圾桶里,肯尼迪总统请他到白宫去赴宴,他竞然说为了吃 一次饭跑到白宫去不值得。他从来不以作家自居,而是以农民自居,尤 其是他创造的那个“约克纳帕塔法县”更让我心驰神往。我感到福克纳 像我的故乡那些老农一样,在用不耐烦的口吻教我如何给马驹子套上笼 头。接下来我就开始读他的书,许多人都认为他的书晦涩难懂,但我却 读得十分轻松。我觉得他的书就像我的故乡那些脾气古怪的老农的絮 絮叨叨一样亲切,我不在乎他对我讲了什么故事,因为我编造故事的才 能决不在他之下,我欣赏的是他那种讲述故事的语气和态度。他旁若无 人,只顾讲自己的,就像当年我在故乡的草地上放牛时一个人对着牛和 天上的鸟自言自语一样。在此之前,我一直还在按照我们的小说教程上 的方法来写小说,这样的写作是真正的苦行。我感到自己找不到要写的 东西,而按照我们教材上讲的,如果感到没有东西可写时,就应该下去深 入生活。读了福克纳之后,我感到如梦初醒,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地胡说 八道,原来农村里发生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写成小 说。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尤其让我明白了,一个作家,不但可以虚构人 物,虚构故事,而且可以虚构地理。于是我就把他的书扔到了一边,拿起 笔来写自己的小说了。受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的启示,我大着胆子把我 的“高密东北乡”写到了稿纸上。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是完全地虚构,我 的高密东北乡则是实有其地。我也下决心要写我的故乡那块像邮票那 样大的地方。这简直就像打开了一道记忆的闸门,童年的生活全被激活 了。我想起了当年我躺在草地上对着牛、对着云、对着树、对着鸟儿说过 的话,然后我就把它们原封不动地写到我的小说里。从此后我再也不必 为找不到要写的东西而发愁,而是要为写不过来而发愁了。经常出现这 样的情况,当我在写一篇小说的时候,许多新的构思,就像狗一样在我身 后大声喊叫。
后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福克纳国际研讨会上,我认识了一个美国 大学的教授,他就在离福克纳的家乡不远的一所大学教书,他和他们的 校长邀请我到他们学校去访问,我没有去成,他就寄给我一本有关福克 纳的相册,那里边,有很多珍贵的照片。其中有一幅福克纳穿着破衣服、 破靴子站在一个马棚前的照片,他的这副形象一下子就把我送回了我的 高密东北乡,他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父亲和许多的老乡亲。这时,福克 纳作为一个伟大作家的形象在我的心中已经彻底地瓦解了,我感到我跟 他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距离,我感到我们是一对心心相印、无话不谈的 忘年之交,我们在一起谈论天气、庄稼、牲畜,我们在一起抽烟喝酒,我还 听到他对我骂美国的评论家,听到他讽刺海明威,他还让我摸了他脑袋 上那块伤疤,他说这个疤其实是让一匹花斑马咬的,但对那些傻瓜必须 说是让德国飞机炸的,然后他就得意地哈哈大笑,他的脸上布满顽童般 的恶作剧的笑容。他告诉我一个作家应该大胆地、毫无愧色地撒谎,不 但要虚构小说,而且可以虚构个人的经历。他还教导我,一个作家应该 避开繁华的城市,到自己的家乡定居,就像一棵树必须把根扎在土地上 一样。我很想按照他的教导去做,但我的家乡经常停电,水又苦又涩,冬 天又没有取暖的设备,我害怕艰苦,所以至今没有回去。
我必须坦率地承认,至今我也没把福克钠那本《喧哗与骚动》读完, 但我把那本美国教授送我的福克纳相册放在我的案头上,每当我对自己 失去了信心时,就与他交谈一次。我承认他是我的导师,但我也曾经大 言木惭地对他说:“嗨,老头子,我也有超过你的地方!”我看到他的脸上 浮现出讥讽的笑容,然后他就对我说:“说说看,你在哪些地方超过了 我。”我说:“你的那个约克那帕塔法县始终是一个县,而我在不到十年的 时间内,就把我的,高密东北乡变成了一个非常现代的城市,在我的新作 《丰乳肥臀》里,我让高密东北乡盖起了许多高楼大厦,还增添了许多现 代化的娱乐设施。另外我的胆子也比你大,你写的只是你那块地方上的 事情,而我敢于把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事情,改头换面拿到我的高密东北 乡,好像那些事情真的在那里发生过。我的真实的高密东北乡根本就没 有山,但我硬给它挪来了一座山,那里也没有沙漠,我硬给它创造了一片 沙漠,那里也没有沼泽,我给它弄来了一片沼泽,还有森林、湖泊、狮子、 老虎……都是我给它编造出来的。近年来不断地有一些外国学生和翻 译家到高密东北乡去看我在小说中描写过的那些东西,他们到了那里一 看,全都大失所望,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荒凉的平原,和平原上的 一些毫无特色的村子。”福克纳打断我的话,冷冷地对我说:“后起的强盗 总是比前辈的强盗更大胆!” 我的高密东北乡是我开创的一个文学的共和国,我就是这个王国的 国王。每当我拿起笔,写我的高密东北乡故事时,就饱尝到了大权在握 的幸福,在这片国土上,我可以移山填海,呼风唤雨,我让谁死谁就死,让 谁活谁就活。当然,有一些大胆的强盗也造我的反,而我也必须向他们 投降。我的高密东北乡系列小说出笼后,也有一些当地人对我提出抗 议,他们骂我是一个背叛家乡的人,为此,我不得不多次地写文章解释, 我对他们说:高密东北乡是一个文学的概念而不是一个地理的概念,高 密东北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而不是一个卦闭的概念,高密东北乡是在我 童年经验的基础上想象出来的一个文学的幻境,我努力地要使它成为中 国的缩影,我努力地想使那里的痛苦和欢乐,与全人类的痛苦和欢乐保 持一致,我努力地想使我的高密东北乡故事能够打动各个国’家的读者, 这将是我终生的奋斗目标。
现在,我终于踏上了我的导师福克纳大叔的国土,我希望能在繁华 的大街上看到他的背影,我认识他那身破衣服,认识他那只大烟斗,我熟 悉他身上那股混合着马粪和烟草的气味,我熟悉他那醉汉般的摇摇晃晃 的步伐。如果发现了他,我就会在他的背后大喊一声:“福克纳大叔,我 来了!” P16-19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