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库网

VIP俱乐部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分类 > 图书 > 文学 > 小说 > 名家名作

同类热销商品

新书推荐

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

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
  • 博库价:¥20.2
  • 定 价:¥28 折扣:72.1折立即节省:¥7.8元
  • 评价: 已有人评价
  • 库存:.

  • 作者:何锐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47464
  • 开本:32开 页数:311页
  • 2011-11-01 第1版2011-11-01 第1次印刷

    • 我要买:
    • 收藏人气:0

    最佳组合购买

    • 1件商品组合购买
    • 总定价:¥56
    • 总博库价:¥40.4
    • 立即优惠:¥15.6
    • 商品详情
    • 商品评论
    编辑推荐语

        经典是衡量文学价值和水准的重要尺度,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坚持经典的价值取向,是提升纯文学品质的必要条件,也是文学存在的理由。经典给作家创作提供了必要的借鉴和参照,但凡优秀的作家都会以天才的方式对经典做出自己的回应。 何锐主编的《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收入20位出生五六十年代实力派作家的作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因...
       显示全部信息

        经典是衡量文学价值和水准的重要尺度,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坚持经典的价值取向,是提升纯文学品质的必要条件,也是文学存在的理由。经典给作家创作提供了必要的借鉴和参照,但凡优秀的作家都会以天才的方式对经典做出自己的回应。 何锐主编的《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收入20位出生五六十年代实力派作家的作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因小说了解作家的创作水平,由随笔感知作家对经典的领悟。
       显示部分信息

    内容提要

         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带来发现的书,经典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 在重温的书。
         何锐主编的《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收录了莫言、韩少功、迟子 建、麦家、王安忆、阎连科、苏童、叶兆言、毕飞宇等20位出生五六十年代 实力派作家的作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
    ...
       显示全部信息

         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带来发现的书,经典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 在重温的书。
         何锐主编的《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收录了莫言、韩少功、迟子 建、麦家、王安忆、阎连科、苏童、叶兆言、毕飞宇等20位出生五六十年代 实力派作家的作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
         《回应经典:实力作家小说选》可视为推举文坛新锐的一种尝试和努力 。
        
       显示部分信息

    目录
    前言
      仍然围绕着四个关键词展开
    努力探寻文学突围的路径
      序《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
    木匠与狗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怒目金刚
       显示全部信息
    前言
      仍然围绕着四个关键词展开
    努力探寻文学突围的路径
      序《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
    木匠与狗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怒目金刚
    关于经典的加减法
    魂魄收集者
    对经典的最后背离——在中法作家对话会上的发言
    耕牛
    农具的教育
    采浆果的人
    月亮妹妹
    金天鹅
    经典中的深层机制
    思想政治工作
    水里的光
    拾婴记
    孤独是写作的精神财富
    我们去找一盏灯
    一本书的价值
    地球上的王家庄
    墓地里的读书人
    生于黄昏或清晨
    属于我自己的经典
    两位富阳姑娘
    秘密的经典
    斯蒂芬又来了
    人物内外
    到处都很干净
    让人走神的小说
    小卖店
    人物、戏剧性及情怀——阅读经典长篇小说的若干感悟
    我们的父亲
    相信身体的写作
    额尔齐斯河波浪
    临终人的眼
    狗皮袖筒
    与经典相遇
    秘密
    经典是一种个人坚守
    姊妹行
    翻译《蛇》
       显示部分信息
    前言

         《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 何锐 不经意间,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同我们擦肩而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末,呈全方位跃动的文学态势,曾让我们对新世纪的文学曙光满怀期待。汉 语文学总体水平的提升,中国当代文学在世界文学未来格局中意义和价值的 凸显,曾经是我们坚执的信念。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传媒业的最新发展、 互联网的大面积覆盖,市场经济潮汛的来势迅猛,特别是网络文学的勃然兴 起,文坛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作家与写手越来越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文学 从边缘化走向了泛化。虽然新世纪十年的文学仍保持了九十年代文学的水准 ,延续了当代文学的发展过程,但并未取得...
       显示全部信息

         《新世纪文学突围丛书》 何锐 不经意间,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同我们擦肩而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末,呈全方位跃动的文学态势,曾让我们对新世纪的文学曙光满怀期待。汉 语文学总体水平的提升,中国当代文学在世界文学未来格局中意义和价值的 凸显,曾经是我们坚执的信念。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传媒业的最新发展、 互联网的大面积覆盖,市场经济潮汛的来势迅猛,特别是网络文学的勃然兴 起,文坛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作家与写手越来越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文学 从边缘化走向了泛化。虽然新世纪十年的文学仍保持了九十年代文学的水准 ,延续了当代文学的发展过程,但并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特别是纯文学的 空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挤压,终极价值迷失,媚俗成为时尚,创新精神的匮 乏使文学再度陷入困境,纯文学的执着追求者和坚守者不能不心怀忧虑。新 世纪文学该如何突围,才能辟出一条新路,是一些作家正在严肃思考和认真 面对的课题。
         基于文学格局的调整和纯文学自身正在发生的变化,在去年着手《山花 》栏目设计时,我有意识地同一些作家进行了沟通和交流,并就文学自身的 反省达成了共识:新世纪文学遭遇瓶颈,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经典意识、 先锋意识和都市意识的匮乏,这就启示我们要从新的维度去思考和探寻文学 突围的路径。而同时,还要毫不迟疑地把关注的目光转向承上启下的一代作 家——70后,因而我在《山花》上毅然开设了“回应经典”、“先锋之旅” 、“都市书写”、“聚焦70后”这四个栏目,并迅速得到了作家们的积极回 应,今年,我因退休不再担任《山花》主编,遂接受友人建议,与出版社同 仁一起策划编书事宜。没想到这套新世纪文学突围书系的缘起,竟受到上述 栏目创意的启迪。只是为准确起见,我特意将原有的栏目名稍作了变动,故 而这套丛书各卷命名依次为:“回应经典”、“守望先锋”、“感觉城市” 、“把脉70后”。四个书名,四组动宾结构,“回应”、“守望”、“感觉 ”、“把脉”都指向特定对象,具有一种动态感和方向感,从而组合成了文 学突围的四个关键词。
         关于“回应经典” 经典是文学殿堂的瑰宝,又是衡量文学价值的尺度,它代表着一个时代 文学的最高成就,始终处于文学版图的核心位置。不言而喻,经典是一道难 以逾越的门槛,事实上只有极少数极具禀赋的作家才有资格入乎其内,但任 何一个真正的作家必须以经典作为参照或借鉴,使自己的创作与之具有某种 相关性或千丝万缕的联系。坚持经典的价值取向是提升文学品质的必要条件 ,也是纯文学存在的理由。当然,经典需要时间检验,也许这个时代真正的 经典还来不及产生,也可能文学经典已具雏形,但尚未被公众所体认,这都 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一个优秀作家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对经典作出回应,自 不待言,作家们是会有自知之明的,他们深知经典可遇而不可求。经典总是 凤毛麟角的,但对经典的回应却可以千姿百态。不容置疑,回应经典是一种 姿态,其中不乏对经典的诉求。而对经典的天才回应有时就可能造就另一部 经典。回应经典本身要求作家必须具备经典意识,经典是作家审美意识、生 命理想和他所置身其中的生存世界高度融合的产物,它对心灵境况的领悟、 对人的处境的探索、对生存世界的批判都是具有深度的,而这三者又是紧密 结合在一起的。人的心灵和人所生活的世界是丰富和复杂的,存在的多种可 能性是不言而喻的,而经典正是向我们昭示小说的可能性和限度,一方面专 注人类生存的普遍境遇和重大精神命题,另一方面又潜心于小说技巧、文体 风格多样化的探索和尝试。这就注定了经典的非同寻常,一如卡尔维诺所说 ,“经典是每次重读都像初读带来发现的书,经典是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 在重温的书”。这便是经典的艺术魅力所在,这也是我们何以要回应经典的 缘由。本卷收入当初由我组稿并责编的21位出生五六十年代实力派作家的作 品,每位作家一个精彩短篇,一篇关于经典的随笔,因小说了解作家的创作 水平,由随笔感知作家对经典的领悟。
         关于“守望先锋” 先锋文学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大多数人避而不谈,但私下却常为人们所 企盼和关注。我仍坚持认为,先锋性不过是文学性所延伸的属性,文学性和 先锋性是密不可分的,回避先锋性谈文学性,意味着创造精神的匮乏,而离 开文学性的先锋性只能是伪先锋性,是对时尚的追逐和媚俗。先锋是媚俗的 天敌,它也羞于与时尚为伍,它命定是一种孤独的存在,先锋文学常常表现 为对文学性的某种偏执和强调。我们所理解的文学性抑或先锋性,不仅是一 种写作姿态,更是严肃的精神立场,既包括文体层面的变革,更涵盖精神向 度上的探索。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是人类生存的诗意呈现,这种语言艺术与 图像文化的根本差异,在于它具有审美内视性特征。内视性想象始终与内在 体验和情感倾向如影随形,它创造的内视化世界是一种想象的世界和虚构的 现实,理所当然的是一种精神性存在,正是这种虚构性和内在精神特质成为 文学的基本属性,它植根于作家的审美感悟力、想象力和内心生活的丰富性 ,不断拓展文学特有的审美疆域。基于文学自身的审美要求,无论独具禀赋 的神性写作、智性写作或灵性写作都需要寻求新的表达,采用独特的表述方 式,并且离不开对生命本身的追问和思考,对精神指向的多重性和不确定性 的专注,它们都无一例外地执着于这种内在不确定性的表达,正是对这种不 确定性所衍生的存在的可能性维度的把握,才是文学或小说的真正奥秘所在 。从文学性的角度来理解先锋性,有利于破除先锋性的神秘感,使人们意识 到,作家对生命体验的超常性表达,对生存哲学的非常规思考,对小说叙事 和艺术形式的探索,对文学自主性和文本观念的强调,并非哗众取宠,而是 基于创作主体对文学现存秩序的一种反叛倾向和变革冲动,以及在叙述姿态 和策略上的必要调整,意在实现文本形式和思想内涵的双重超越。因而,我 以为应视先锋写作为常态写作。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新世纪以来先锋写 作一直没有终止,不仅仍有文坛宿将在孤寂中坚守,文坛新锐也并未对前卫 或先锋弃之如敝屣,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散落于网络和民间的先锋,以及名不 见经传的另类写作者。本卷主要收入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十余位作家新世纪 以来,在《山花》上发表的具有先锋特质的中短篇小说。尽管难免瑕瑜互见 ,水平也参差不齐,但毕竟从一个侧面展示了中国先锋小说的实绩。
         关于“感觉城市” 较之乡村叙事,都市书写是我国当代文学中相对薄弱的一环,作家都市 意识和城市书写经验的双重匮乏,无疑给写作增加了难度,但现代社会的转 型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却给城市文学提供了机遇和挑战。向都市书写的广 度和深度掘进,是拓展小说视野,促进文学观念变革的需要,它既可以促进 小说从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变,又有助于深化文学现代性的主题。城市 已成为当下中国最重要的人文景观,随着城市边界的延伸和扩展、城市文化 符码的翻新、城市内部社会结构的演变、市民社会和市民阶层的崛起、以及 农民工的大量涌入、社会两极分化的明显加剧,给城市书写提供了新的契机 和可能性。城市本身是一柄双刃剑,城市的生命图景和生存脉动,是人类进 步和现代文明的表征,而同时,城市物欲的巨大诱惑,又是导致人异化的根 源。城市文明和城市原罪的连体共生性是由资本运行的内在逻辑所决定的。
        要着力揭示城市现代性的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呈现当下城市的巨大包容性, 同时不能无视城市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依存和关联,这是当今中国文学城市书 写中的重点和难点。本卷收入了二十余位作家城市题材的小说,其中有的作 品所表现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城市生活,但切近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生存真 实,因而也有让其入选的理由,这二十来篇小说涉猎白领、小资、市民、知 识分子、农民工,以及北漂各色人等的多元生存和城市生活的多种景观,集 中展示城市的魅力和诱惑,体认城市精神和伦理,表现城市生活的心灵和情 感历程。同时也让我们看到城市表象背后人性扭曲和物欲膨胀的真相,发现 一个异己而陌生的世界。尽管入选作品在都市景观的呈示,城市书写氛围方 面仍存在明显不足,一些作品较多触及城市边缘和表层,诉诸感觉却意味不 足,偏于写实而想象乏力,对人性深度的揭示显得捉襟见肘。但我们对中国 文学城市书写的新的转机仍充满期待,毕竟我国城市文学尚处于起步阶段, 重要的是作家首先要勇于接纳城市,全方位的去感知城市,进而培养并扩展 对城市的感觉,用心灵去触摸城市,敏锐把握时代的脉搏和城市中社会、心 理、价值的种种嬗变。
         关于“把脉70后” 70后作家可谓生不逢时,刚好处于时代夹缝之中,前有五六十年代作家 功成名就、尘埃落定,在文坛引领风骚,后有80后作家受市场青睐,行情看 涨,声势逼人。为改变其处境和命运,在一些文学期刊的推动下,70后先后 经历过两次崛起,但仍未争得应有的地位和影响,以致后来人们谈论70后竟 成了一个尴尬的话题。而实际上,70后是当今文坛最活跃、且颇有实绩的创 作群体,文学期刊中作品的大面积覆盖,并保持一定的水准,足以表明他们 是纯文学阵地的中坚和主力,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大都有自知之明,不浮躁 、也不自卑,导致70后大器晚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他们创作仍缺乏新 的突破,鲜有代表性作品,特别是有影响的长篇力作。二是批评的关注度不 够,目前比较活跃的学院批评家关注的重心多为功成名就者,与之相对应的 70后批评家势单力薄,布不成阵,与70后作家队伍不相匹配。因而我们更多 看到,对70后的创作采取了一种简单化的处置办法,或用主流话语或传统批 评模式,轻易加以贬斥;或以“后现代”尺度进行价值判断,导致了批评的 错位或失位。三是市场与媒体的双重疏离,市场受商业驱动,热衷于青春写 作和时尚写作,不惜对80后热炒,而对坚守纯文学阵地的70后显得冷漠。媒 体更多看重名家,关注主流,70后自然成为空挡。媒体和市场的合谋,导致 了对70后不应有的遮蔽。有必要指出,70后是中国文学真正承上启下的一代 ,在纯文学的谱系中,他们与五六十年代作家一脉相承,彼此的创作有着血 缘上的亲近或关联。而其文学禀赋、颖悟力等方面的凸显优势,虽以其代际 差异拉开了与80后的距离,但由于他们的成长经历、文学道路和纯文学的创 作实绩,其影响势必波及到一代文学新人。70后的真正崛起,对于未来中国 文学的意义不可低估。当务之急,是对70后文学创作态势加以整体性的把握 ,并对其有价值的创作个案进行透视和剖析,围绕他们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和 可能性认真把脉,找出问题的症结之所在,同时发现他们独具的禀赋和潜质 ,开掘新的可能性和前景。本卷收入十多位活跃于当今文坛的批评家的二十 多万评论文字,对70后创作进行了全方位的审视和梳理,既有对这代作家创 作总体性的综合评论和诠释,也有对创作个案的鞭辟入里的分析。所收论文 多半曾刊在《山花》“聚焦70后”栏目中,有几篇则是我早先的约稿,但由 于我的离任,该栏目自然终止,这些约稿只好发在另外的刊物上。在此一并 收入,算是作个纪念。另外,征得作者同意,我还特意选入批评家洪治纲发 表在《中国社会科学》上的《新时期作家的代际差别与审美选择》一文,意 在通过与五六十年代作家的比较研究中,给70后的创作提供一个参照系,以 利进一步思考和探寻文学突围的路径和方向。
         这套文学丛书是由贵烟冠名的,贵烟是贵州中烟工业公司简称,贵烟本 身又是一个知名品牌。十年前为回报贵州烟草业对纯文学的支持,并彰显黄 果树品牌的影响力(黄果树集团是贵州中烟工业公司的前身),我曾主编过 一套以黄果树冠名的书系。十卷本的书系中收录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山花 》杂志上的优秀作品。进入新世纪以来,中烟工业公司品牌重心转向“贵烟 ”,而“贵烟”原本就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品牌,对其重新打造和提升,既 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未来的期许,贵是一种态度,是一种身份或档次, “贵烟”的华丽转身,别具一种象征意味。以之来冠名这套文学突围书系, 是恰切不过的。这套丛书的出版得到了贵州中烟工业公司一如既往的支持。
        在此,我谨向贵州中烟工业公司全体员工表示由衷的感谢,并向具有文学眼 光的企业家致以崇高的敬意!此外,我还要感谢作家朋友们和江苏文艺出版 社同仁,正是他们的睿智和对纯文学的信念,才使这套丛书得以顺利出版。
        
       显示部分信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莫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84年的12月里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从同 学那里借到了一本福克纳的《喧哗和骚动》,我端详着印在扉页上穿着西 服、扎着领带、叼着烟斗的那个老头,心中不以为然。然后我就开始阅读 由中国的一个著名翻译家写的那篇漫长的序文,我一边读一边欢喜,对 这个美国老头许多不合时宜的行为我感到十分理解,并且感到很亲切。
        譬如他从小不认真读书,譬如他喜欢胡言乱语,譬如他喜欢撒谎,他连战 场都没上过,却大言不惭地对人说自己驾驶着飞机与敌人在天上大战, 他...
       显示全部信息

         福克纳大叔,你好吗? 莫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84年的12月里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从同 学那里借到了一本福克纳的《喧哗和骚动》,我端详着印在扉页上穿着西 服、扎着领带、叼着烟斗的那个老头,心中不以为然。然后我就开始阅读 由中国的一个著名翻译家写的那篇漫长的序文,我一边读一边欢喜,对 这个美国老头许多不合时宜的行为我感到十分理解,并且感到很亲切。
        譬如他从小不认真读书,譬如他喜欢胡言乱语,譬如他喜欢撒谎,他连战 场都没上过,却大言不惭地对人说自己驾驶着飞机与敌人在天上大战, 他还说他的脑袋里留下一块巨大的弹片,而且因为脑子里有弹片,才导 致了他的烦琐而晦涩的语言风格。他去领诺贝尔奖金,竟然醉得连金质 奖章都扔到垃圾桶里,肯尼迪总统请他到白宫去赴宴,他竞然说为了吃 一次饭跑到白宫去不值得。他从来不以作家自居,而是以农民自居,尤 其是他创造的那个“约克纳帕塔法县”更让我心驰神往。我感到福克纳 像我的故乡那些老农一样,在用不耐烦的口吻教我如何给马驹子套上笼 头。接下来我就开始读他的书,许多人都认为他的书晦涩难懂,但我却 读得十分轻松。我觉得他的书就像我的故乡那些脾气古怪的老农的絮 絮叨叨一样亲切,我不在乎他对我讲了什么故事,因为我编造故事的才 能决不在他之下,我欣赏的是他那种讲述故事的语气和态度。他旁若无 人,只顾讲自己的,就像当年我在故乡的草地上放牛时一个人对着牛和 天上的鸟自言自语一样。在此之前,我一直还在按照我们的小说教程上 的方法来写小说,这样的写作是真正的苦行。我感到自己找不到要写的 东西,而按照我们教材上讲的,如果感到没有东西可写时,就应该下去深 入生活。读了福克纳之后,我感到如梦初醒,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地胡说 八道,原来农村里发生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写成小 说。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尤其让我明白了,一个作家,不但可以虚构人 物,虚构故事,而且可以虚构地理。于是我就把他的书扔到了一边,拿起 笔来写自己的小说了。受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的启示,我大着胆子把我 的“高密东北乡”写到了稿纸上。他的约克纳帕塔法县是完全地虚构,我 的高密东北乡则是实有其地。我也下决心要写我的故乡那块像邮票那 样大的地方。这简直就像打开了一道记忆的闸门,童年的生活全被激活 了。我想起了当年我躺在草地上对着牛、对着云、对着树、对着鸟儿说过 的话,然后我就把它们原封不动地写到我的小说里。从此后我再也不必 为找不到要写的东西而发愁,而是要为写不过来而发愁了。经常出现这 样的情况,当我在写一篇小说的时候,许多新的构思,就像狗一样在我身 后大声喊叫。
         后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福克纳国际研讨会上,我认识了一个美国 大学的教授,他就在离福克纳的家乡不远的一所大学教书,他和他们的 校长邀请我到他们学校去访问,我没有去成,他就寄给我一本有关福克 纳的相册,那里边,有很多珍贵的照片。其中有一幅福克纳穿着破衣服、 破靴子站在一个马棚前的照片,他的这副形象一下子就把我送回了我的 高密东北乡,他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父亲和许多的老乡亲。这时,福克 纳作为一个伟大作家的形象在我的心中已经彻底地瓦解了,我感到我跟 他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距离,我感到我们是一对心心相印、无话不谈的 忘年之交,我们在一起谈论天气、庄稼、牲畜,我们在一起抽烟喝酒,我还 听到他对我骂美国的评论家,听到他讽刺海明威,他还让我摸了他脑袋 上那块伤疤,他说这个疤其实是让一匹花斑马咬的,但对那些傻瓜必须 说是让德国飞机炸的,然后他就得意地哈哈大笑,他的脸上布满顽童般 的恶作剧的笑容。他告诉我一个作家应该大胆地、毫无愧色地撒谎,不 但要虚构小说,而且可以虚构个人的经历。他还教导我,一个作家应该 避开繁华的城市,到自己的家乡定居,就像一棵树必须把根扎在土地上 一样。我很想按照他的教导去做,但我的家乡经常停电,水又苦又涩,冬 天又没有取暖的设备,我害怕艰苦,所以至今没有回去。
         我必须坦率地承认,至今我也没把福克钠那本《喧哗与骚动》读完, 但我把那本美国教授送我的福克纳相册放在我的案头上,每当我对自己 失去了信心时,就与他交谈一次。我承认他是我的导师,但我也曾经大 言木惭地对他说:“嗨,老头子,我也有超过你的地方!”我看到他的脸上 浮现出讥讽的笑容,然后他就对我说:“说说看,你在哪些地方超过了 我。”我说:“你的那个约克那帕塔法县始终是一个县,而我在不到十年的 时间内,就把我的,高密东北乡变成了一个非常现代的城市,在我的新作 《丰乳肥臀》里,我让高密东北乡盖起了许多高楼大厦,还增添了许多现 代化的娱乐设施。另外我的胆子也比你大,你写的只是你那块地方上的 事情,而我敢于把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事情,改头换面拿到我的高密东北 乡,好像那些事情真的在那里发生过。我的真实的高密东北乡根本就没 有山,但我硬给它挪来了一座山,那里也没有沙漠,我硬给它创造了一片 沙漠,那里也没有沼泽,我给它弄来了一片沼泽,还有森林、湖泊、狮子、 老虎……都是我给它编造出来的。近年来不断地有一些外国学生和翻 译家到高密东北乡去看我在小说中描写过的那些东西,他们到了那里一 看,全都大失所望,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荒凉的平原,和平原上的 一些毫无特色的村子。”福克纳打断我的话,冷冷地对我说:“后起的强盗 总是比前辈的强盗更大胆!” 我的高密东北乡是我开创的一个文学的共和国,我就是这个王国的 国王。每当我拿起笔,写我的高密东北乡故事时,就饱尝到了大权在握 的幸福,在这片国土上,我可以移山填海,呼风唤雨,我让谁死谁就死,让 谁活谁就活。当然,有一些大胆的强盗也造我的反,而我也必须向他们 投降。我的高密东北乡系列小说出笼后,也有一些当地人对我提出抗 议,他们骂我是一个背叛家乡的人,为此,我不得不多次地写文章解释, 我对他们说:高密东北乡是一个文学的概念而不是一个地理的概念,高 密东北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而不是一个卦闭的概念,高密东北乡是在我 童年经验的基础上想象出来的一个文学的幻境,我努力地要使它成为中 国的缩影,我努力地想使那里的痛苦和欢乐,与全人类的痛苦和欢乐保 持一致,我努力地想使我的高密东北乡故事能够打动各个国’家的读者, 这将是我终生的奋斗目标。
         现在,我终于踏上了我的导师福克纳大叔的国土,我希望能在繁华 的大街上看到他的背影,我认识他那身破衣服,认识他那只大烟斗,我熟 悉他身上那股混合着马粪和烟草的气味,我熟悉他那醉汉般的摇摇晃晃 的步伐。如果发现了他,我就会在他的背后大喊一声:“福克纳大叔,我 来了!” P16-19
       显示部分信息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