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过得刚好

博 库 价:
¥21.89 (5.5折) (定价:¥39.8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1.89
  • 探花 ¥21.49
  • 榜眼 ¥21.09
  • 状元 ¥20.7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过得刚好
分享到: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 S B N:9787550214224
  • 作 者:郭德纲
  • 页数:274
  • 出版时间:2013-06-01
  • 印刷时间:2013-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19
编辑推荐语

 ★过得刚好,这是郭德纲式幽默,也是郭德纲的人生态度。我争者人必争,*力争未必得。我让者人必让,*力让未必失。真放肆不在饮酒放荡,假矜持偏要慷慨激昂。万事留一线,江湖好相见。
  ★郭德纲亲笔讲述人生四十年的江湖过往,你能看到行文冷静、处变不惊的郭德纲,也能看到当年语言犀利、口无遮拦的郭德纲,同样能看到一个才华横溢的郭德纲。
  ★一本拒*传递任何价值观的闲书,充满了郭德纲**的诙谐和幽默。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不喜欢郭德纲的读者。

内容提要
《过得刚好》是郭德纲亲笔作品,讲述人生四十 年的江湖过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迄今为止,**人生回顾,荣辱浮沉,冷暖自知 ,自浊自清自安然。书中的文字记录了郭德纲这些年 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人生、相声艺术、生活的感悟和思 考,行文冷静,不煽情,不夸张,不做作,不隐瞒, 不回避。
《过得刚好》有着*其鲜明的郭式风格,嬉笑怒 骂皆成文章,妙语连珠,文字独特,语言幽默风趣, 读之不禁令人捧腹,为我们营造了一份无与伦比的阅 读快感,这份快感和他的相声作品一样过瘾。即使面 对着台下无人的惨淡局面,郭德纲依然保持着他的幽 默感。
作者简介
郭德纲 相声演员,德云班主。天津人,生于1973年,自幼酷爱各种民间艺术,八岁投身艺坛。1996年创办北京德云社,说相声、讲评书、唱戏、拍电影、拍电视剧、主持电视节目。
目录
自序:人在江湖
鱼龙夜话
  男人四十
  我与我师
  我与张文顺
  我与于谦
  德云后台
自序:人在江湖
鱼龙夜话
  男人四十
  我与我师
  我与张文顺
  我与于谦
  德云后台
江湖梦眺
  高雅与低俗
  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
  “反三俗”
  我要“反三俗”
  停滞的不是相声,是演员
  相声圈
  天津同行
  曲艺笔记
  专家
  艺人
  大鹏
  曲艺的衰落
  红桥旧事
  骂人
  艺术家
  相声世界
  你是“黑社会”
  角色
  友人来访
  聊天
  师徒
旧巷斜阳
  读书
  江湖
  人生
  戏语
  偶感
  北京
  共勉
  故事
  微言
  是非
  名利
  传统
  心泪
  曲目
  前辈
  旧事
似水流年
  菜园小记
  鸡犬不宁
  修身养性
  岁月
  拉黑秘语
  “毁”人不倦
  “骂人”指南
  围了个脖
  偷拍
  出走
  途中
  出国
马过梨园
一本正经
  段子
  相声史话
代后记:感恩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男人四十 不惑但从今日始,韬光氍毹正当年。忍忍忍,难 难难。身处池畔,自 浊自清自安然。若不登高看,怎知海天蓝。人到用时 仁义少,事无经过不知 烦。静坐思过观花谢,三省吾身饮清泉。留得五湖明 月在,不愁偷笑钓鱼船。
(三十九岁生日所作,虚岁四十,年届不惑,几句残 言,聊以自勉。) 我天生对舞台就没有恐惧感 我是天津人。天津是相声窝子,我是在天津学艺 长大的,后来来到北 京发展。我离开天津移居北京大概是在1995年。
我父亲是警察,我母亲是老师。我小时候住在天 津的老城区,附近有 很多剧场、茶馆什么的。我...
   显示全部信息
男人四十 不惑但从今日始,韬光氍毹正当年。忍忍忍,难 难难。身处池畔,自 浊自清自安然。若不登高看,怎知海天蓝。人到用时 仁义少,事无经过不知 烦。静坐思过观花谢,三省吾身饮清泉。留得五湖明 月在,不愁偷笑钓鱼船。
(三十九岁生日所作,虚岁四十,年届不惑,几句残 言,聊以自勉。) 我天生对舞台就没有恐惧感 我是天津人。天津是相声窝子,我是在天津学艺 长大的,后来来到北 京发展。我离开天津移居北京大概是在1995年。
我父亲是警察,我母亲是老师。我小时候住在天 津的老城区,附近有 很多剧场、茶馆什么的。我父亲有时候要执勤,就把 我放在剧场里,时间 长了就对相声产生了兴趣。第一次说相声是九岁左右 ,就是说着玩。那时 候还喜欢挂着胡子扮包公,被小朋友叫作“老头秧子 ”。
我天生对舞台就没有恐惧感。
我没有别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相声,因此, 从小就跟同龄人玩不 到一块儿去。直到今天,我不会抽烟、不会喝酒、不 会打扑克、不会跳 舞,也没有应酬。台上说相声,台下琢磨相声。对相 声的感情是我从小培 养起来的,天津的氛围很好。我为了这行抛家舍业, 受了这么多年的罪, 相声对我来说就是我的生命。可能有人拿相声当个手 艺,养家糊口,跟剃 头、修脚、卖包子一样;有人当是玩具,玩会儿就搁 下,可玩可不玩。但 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命。
第一次进北京是在1988年,当时我是在全国总工 会文工团,那时候根 本什么都不懂,就跟着混。当时脑子里也常想,我什 么时候能当上相声大 腕儿?这是那时的真实想法。那一年,我十六岁,待 了两三年,因为种种 原因就回去了。有一年的春节,我碰到了当年全总文 工团的老团长。跟老 团长吃饭的时候,他一脸愧疚,再三敬酒。我跟老团 长说,您不用这样, 我当年确实一文不值。这不是谦虚,回想当初,我只 是比不会说相声的好 那么一点点,离开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是我第 一次进北京。
1994年,第二次进北京,漫无目的,到处瞎撞, 也没有什么头绪,待 了十几天就回去了。印象很深的是有一天在民族宫大 戏院看演出,之后从 戏院出来,晚上十一点多顺着长安街由西往东走,一 直走到了前门大栅 栏。当时我还穿着双很新的鞋,不适合步行,脚后跟 都磨破了,一步都 走不了,干脆把鞋跟都踩塌了接着走。终于走到一个 小旅馆,在那儿住下 来,一晚上十八块钱。那旅馆的屋很破,屋里面还有 树,就跟贫嘴张大民 家的树似的。里面住着的几个人都是小商贩,有很刺 鼻的一股脚臭味儿。
我在那儿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就买了张票回天津 了。第二次进北京, 也以失败告终。
第三次到北京大概是1995年,一直熬到今天。
当时进北京的时候很急功近利,要当大腕儿,想 一场挣好多钱,发 财。只不过来了之后,现实把我敲醒了。
数载浮游客燕京,遥望桑梓衣未荣。
苦海难寻慈悲岸,穷穴埋没大英雄。
郭德纲,你记住了 刚到北京的时候,住在青塔,很偏僻,在河边的 一间小平房。屋里只 有一张床和一把椅子,那时候写东西就是拿一马扎坐 在床边趴着写。那时 候觉得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张桌子。后来住过北京的 很多地方,海淀、通 州、大兴……哪里便宜就去哪里,经常没钱交房租。
有一段时间住在通县 北杨洼的一个小区,交不起房租,房东在外边咣咣砸 门,连踢门带骂街, 我躲在屋里不敢出声。
那时候,我自制了一种能顶饿的食谱:到市场买 一捆大葱,再买点 儿挂面,然后用锅烧点儿水煮面,等面条都煮烂了, 成了一锅糊糊了, 再往里面放点儿大酱,这就做完了。以后每天把这锅 糊糊热一热,拿 葱就着吃。我挺乐:不仅吃到了维生素——大葱,也 补充了碳水化合 物——面条。
那时候,在蒲黄榆有个小评剧团,剧场能坐四五 十人,舞台也就两 张席梦思床那么大,我去了,答应一个月给我一千块 钱。唱了俩月,一 分钱没给。这时候你要是不唱了,这钱就拿不回来了 。当时,我住在大 兴黄村,骑个破自行车,车胎上有个眼儿,舍不得补 ,这一趟打三回气 才能坚持到。后来没法骑了,就坐公共汽车。终于有 一天,散了夜戏之 后没有公交车了,只能走着回家。路过西红门,当时 没有高速路,都是 大桥,桥底下漆黑一片,只好走桥上面。桥上面走大 车,我只能走旁边 的马路牙子,不到一尺宽。我扶着栏杆,借着车的光 亮往前走,身边 是一辆接着一辆的大车呼啸而过。站在桥上,抬头一 看,几点寒星,残 月高悬。想到自己这些年的坎坷和艰辛,我鼻子一酸 ,眼泪就下来了, 哗哗的,一边哭一边给自己打气:“天将降大任于是 人也,必先苦其心 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在北京吃苦多年,我从来没哭过,这是仅有的一 次。那时候,看不见 光明,也不能回家,前途一片渺茫。
当时我就想,郭德纲,你记住了,今天的一切是 你永远的资本,你必 须成功。东风常向北,北风也有转南时,瓦片尚有翻 身日,何况我郭德纲 呢。我这个人耳朵根子硬,多少次身临险境,多少次 一点儿辙都没有,我 都咬牙挺过来了。所以到今天,除了我自己,谁也害 不了我。P3-7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