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福地(精)

博 库 价:
¥26.70 (6.7折) (定价:¥39.8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6.70
  • 探花 ¥26.30
  • 榜眼 ¥25.90
  • 状元 ¥25.5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福地(精)
分享到: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I S B N:9787541144325
  • 作 者:盛可以
  • 页数:201
  • 出版时间:2016-10-01
  • 印刷时间:2016-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0
编辑推荐语
《福地(精)》是中国当代*受国际关注的女作家盛可以全新风格小说集。 《福地(精)》的作者盛可以是中国女性文学奖、话语文学传媒大奖获得者。 《福地(精)》直面人性的黄金囚牢,有人破狱而出,有人画地为牢。残忍、荒诞、令人迷恋的六个故事。
内容提要
《福地(精)》是盛可以全新短篇小说集,收录 《福地》、《喜盈门》、《香烛先生》、《弥留之际 》、《算盘大师张春池》、《小生命》六部中短篇小 说。盛可以用一贯的刀笔,书写小人物命运,折射社 会、道德、伦理问题,撼动人心。构思和语言*具天 分,才情横溢,令人拍案。同时书中小说有作者的全 新风格尝试,无处不在的荒诞感,即便熟悉盛可以小 说的读者亦能有耳目一新的阅读惊喜。
作者简介
盛可以,当下*受国际文坛关注的中国中间代女性作家,被视为中国当代*杰出的女性作家之一。“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中国女性文学奖”“未来文学大家TOP20”获得者。20世纪70年代出生于湖南益阳,1994年移居深圳,现居北京。2002年开始小说创作,*有长篇小说《北妹》、《水乳》、《道德颂》、《死亡赋格》以及多部中短篇小说集。作品被译成英、德、韩、日、荷兰等多种文字出版发行。
目录
福地
喜盈门
弥留之际
香烛先生
算盘大师张春池
小生命
福地
喜盈门
弥留之际
香烛先生
算盘大师张春池
小生命
精彩试读
福地 1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穿绿长袍的女孩走过 来,双手搭我肩上,像要跟我跳舞。
她有一双羊的眼睛,在动物世界,当狮子打算撕 开羊的喉管时,这双眼睛会问“为什么”。
“算了,柠檬,没看出来吗,她是个白痴。” “竟然还带着狗——是条吉娃娃呢。” “她也就十五六岁吧?……喂,小姑娘,趁你有 胃口,赶紧吃,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吃什么吐什么的 。” “168号……”一个女人用指头描了一遍绣在我 胸口的数字,顺便在我乳房上画了一圈,“这儿可真 是熟透了……” 女人们笑起来。   显示全部信息
福地 1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穿绿长袍的女孩走过 来,双手搭我肩上,像要跟我跳舞。
她有一双羊的眼睛,在动物世界,当狮子打算撕 开羊的喉管时,这双眼睛会问“为什么”。
“算了,柠檬,没看出来吗,她是个白痴。” “竟然还带着狗——是条吉娃娃呢。” “她也就十五六岁吧?……喂,小姑娘,趁你有 胃口,赶紧吃,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吃什么吐什么的 。” “168号……”一个女人用指头描了一遍绣在我 胸口的数字,顺便在我乳房上画了一圈,“这儿可真 是熟透了……” 女人们笑起来。
“瞧吧,她这样剃着光头,穿着带编号的白袍, 比谁都像个囚犯。” 穿红长袍的大肚子女人摸着我的脑袋:“你先得 有一个水果名字——” 她们叫她“苹果”。她身上淡淡的香皂味像妈妈 的。她很结实,脸是圆的,眼睛是圆的,鼻子边那颗 痣,像墙角的青苔,手指头轻轻一压,就能挤出水来 。妈妈在屋里叫喊,好像有人在揍她。鸟在屋顶上的 杂草中啄食,被妈妈的嚎叫声惊起,叽——,它们像 子弹射进灰茫茫的天空。树叶已经落光了,折了的枯 丫子吊在树上,像断指一样,晃来晃去。地坪上人很 多,男人们忙着做轿子,将睡椅绑在两根楠竹上,搁 上扁担。麻绳缠来缠去,竹制品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看热闹的女人抱着孩子,嗑着瓜子,一点也不担心 妈妈的叫喊。
“我生我们家老大时,喊得比她还吓人。” “我们女人家,别的本事冇得,就是忍得痛。” 两个男人抬着妈妈走出来,她的头发湿漉漉地糊 在脸上,下身全是红的。妈妈被搁在睡椅上,她眼睛 闭着,嘴巴抿着,睡得很香。他们到镇里打了一个回 转。妈妈被抬回来的时候,以同样的姿势躺着,也是 这种表情,只是头发干了,脸色更白。她累了,都懒 得睁开眼睛看我一眼,直到她睡进泥巴地里,也没有 问我吃饭了没有。
“就叫她哈密瓜吧,反正是哈里哈气的。” “我看蓝莓挺适合,她脸上有种淡淡的忧伤。” “不对,她像桃子,桃子,性感又多汁。” “车厘子吧,小巧玲珑,又新鲜,又精致。” “哈哈,叫笨西瓜算了,反正是谁都可以劈上一 刀的。” 女人们给我取名字,逗我带来的小黑狗。饭吃到 一半,我就成了“桃子”,黑狗被叫作“福气”。
2 一个胖男人走进餐厅,灰色西装,猪血色领带, 板着脸,似乎丢了东西,眼珠滚来滚去,要从我们中 间揪出贼来。穿迷彩服的后生跟着他,头发软塌塌的 ,皮肤很白,脸上黑痣散落。
“064。”胖男人喊了一声。
“到。”苹果用手护着肚子,慢慢站起来,结实 的肌肉突然松松垮垮的。
“自己老实交代问题吧。”胖男人仿佛黑暗中的 哨塔,翻了翻小眼睛,眼白像探照灯一扫。
“……我未经基地允许,违规写信,按基地规章 制度第六条第四款,罚款一千……” “完了?”胖男人盯着苹果的脸,像一条狗等着 主人吐出嘴里的碎骨。
“我错了。”碎骨吐了出来。
“大兵,严惩不贷。”胖男人叼起骨头,乜斜着 眼,好像被烟熏得厉害。
“请牛总统放心。” 他们离开餐厅,像一艘船驶离。
女人们水一样重新聚拢。
P1-3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