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惟有光阴不可轻

博 库 价:
¥20.00 (6.7折) (定价:¥29.8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0.00
  • 探花 ¥19.70
  • 榜眼 ¥19.40
  • 状元 ¥19.1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惟有光阴不可轻
分享到: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 S B N:9787539997629
  • 作 者:林桑榆
  • 页数:297
  • 出版时间:2016-11-01
  • 印刷时间:2016-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46
编辑推荐语

《山海经》里有种树,叫迷谷,人佩戴在身上,就不会迷失方向。

只是后来为我佩戴迷谷的那个少年,那天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人气作家 林桑榆 致鲜衣怒马的少年

我花整幅青春寻你,你却是一去不复返的光阴。


内容提要
林桑榆*的长篇小说《惟有光阴不可轻》讲述了 : 少女改改与魏光阴曾生活在同一所孤儿院,情谊 深厚,后来年幼的魏光阴被接走,为了日后认出彼此 ,两人踏上一场寻找迷谷树的旅程,途中发生意外, 天各一方。再遇见时,他是身世显赫却进过精神疗养 院的抑郁少年,她是寄住在别人家的乐天女孩,当两 颗孤单的心互相靠近,不期然的意外接踵而来…… 少女改改与魏光阴曾生活在同一所孤儿院,情谊深厚,不料却因为各方原因不得不分道扬镳。年幼的魏光阴被接走的那天,为了日后认出彼此,两人踏上一场寻找迷谷树的旅程,途中发生意外,天各一方。再遇见时,他是身世显赫却进过精神疗养院的抑郁少年,她是寄住在别人家的乐天女孩,当两颗孤单的心互相靠近,不期然的意外接踵而来……
作者简介
作者:林桑榆 新浪微博:@林桑榆real 90后射手座,喜欢大海,信仰高山。
祈望写下的每个字,恰好有人喜欢。
目录
楔子
PART 1 《山海经》与光阴
PART 2 立地成佛
PART 3 爷爷,您就是我爷爷
PART 4 我什么也没忘记
PART 5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PART 6 他听见风在说话
楔子
PART 1 《山海经》与光阴
PART 2 立地成佛
PART 3 爷爷,您就是我爷爷
PART 4 我什么也没忘记
PART 5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PART 6 他听见风在说话
PART 7 愿一生无坎
PART 8 你别再等我了
PART 9 得到的都是侥幸
PART 10 忘记旧爱的最好方法
PART 11 这是我的男朋友
PART 12 三月婚礼
PART 13 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PART 14 这难道不是报应
PART 15 你为什么不要我
PART 16 再度回想谁的脸,往日哪位少年
后记:“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PART-1 《山海经》与光阴
PART-2 立地成佛
PART-3 爷爷,您就是我爷爷
PART-4 我什么也没忘记
PART-5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PART-6 他听见风在说话
PART-7 愿一生无坎
PART-8 你别再等我了
PART-9 得到的都是侥幸
PART-10 忘记旧爱的最好方法
PART-11 这是我的男朋友
PART-12 三月婚礼
PART-13 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PART-14 这难道不是报应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第1章 楔子 西北小城,昼长人静。
稀薄的阳光打着旋,跌落在一大片丛生的黑纹树上。
这片形似构木的树林没什么特点,甚至算不上好看,光秃秃的,生命力却顽强。可惜如今,巨大的推土声逼近,势要将所有树木碾碎成泥。
“周印,他答应过的,不会毁掉这片林子。” 与推土队对峙的是个女孩,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似乎这片树林是归她所有,说起话来态度强硬,一副随时可以单枪匹马撩袖子的架势。但细看之下,当提起那个人,女孩的双瞳含水,水面又蒙上一层淡淡的烟,藏着勘不破的镜花水月。
“别逗了,他是那种临到死期也要扒别人一层皮的性格,难为你还抱有期待。” 回...
   显示全部信息
第1章 楔子 西北小城,昼长人静。
稀薄的阳光打着旋,跌落在一大片丛生的黑纹树上。
这片形似构木的树林没什么特点,甚至算不上好看,光秃秃的,生命力却顽强。可惜如今,巨大的推土声逼近,势要将所有树木碾碎成泥。
“周印,他答应过的,不会毁掉这片林子。” 与推土队对峙的是个女孩,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似乎这片树林是归她所有,说起话来态度强硬,一副随时可以单枪匹马撩袖子的架势。但细看之下,当提起那个人,女孩的双瞳含水,水面又蒙上一层淡淡的烟,藏着勘不破的镜花水月。
“别逗了,他是那种临到死期也要扒别人一层皮的性格,难为你还抱有期待。” 回话的人语气稍显刻薄,女孩却不死心,非要对方打个电话确认:“他每天都那么忙,或许是忘了知会下面的人……” 论狠心,周印到底比不上好友,他鲜少见到女孩近乎祈求的神色,他终究当着众人的面,拨打那个号码。
“你答应了不动这儿?” 电话那端不知回答了什么,令周印的脸色沉下几分。片刻后,通话结束。她冲上去,方才伪装起来的冰凉,须臾间被热血的本性瓦解:“他怎么说?” 男子沉默,利用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打量她,眼底有说不清的情绪翻涌,却还是启开了薄冰一般的唇。
“他让我问你一句话……” 她屏息静气,不自觉地咬紧嘴唇。
“程改改,被欺骗的滋味怎么样?” 霎时,天雷砸下,往事开花,女孩的身体抖得如同在暴风里策马扬鞭。
程改改,已经多久没人这样叫过她了? 她甘愿为一个人在这儿隐姓埋名,等一片叫迷谷的树为他引路。经过春天的花,秋天的风,冬天的落阳,她才恍然大悟—— 须臾间,那个与月光一样清冷的男孩,竟主动跳 下栏杆,捡起那封信。
他应该全部能看懂,视线一行一行往下移,最后 定在笨手笨脚地爬起的我身上,眼底染上除厌恶以外 的情绪。尚不知何为隐私的我没气急败坏地将信夺回 ,反而带着新鲜的青苔,凑近他,眼含期待。
“你……能不能将信的内容,读给我听?” 语出,我才发现,原来我对被抛弃这件事表现得 没心没肺,不过是伪装。实际上,我是在意的。我耿 耿于怀着,虎毒不食子,究竟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 做出比虎还毒的事情。
男孩定在我脸上的目光,从一开始的略微木然, 最终到怜悯。他的鬓角还带着少年专属的青,像院子 里的老槐树刚伸出来的那截绿枝头。
我和他的关系是从那晚开始有所缓和的。当天, 孤傲少年流利地为我念完一封信,内容无非是痛陈离 开我的苦衷。信的末尾,他顿了顿,最后用堪比月光 一样清冷的声音陈词。
“好好长大,等我回来。” 话落,我一颗悬着的心落地,鬼使神差地跳起, 两只手熊抱住他,疯疯癫癫地绕圈圈。
“原来我没有被扔掉,她还会回来找我的!就像 那个老爷爷还会回来找你一样!” 因为那封信,我相信了,总有一天母亲会回来牵 我的手,从游乐园这头走到那头。自那,我也突然开 始能辨认一些简单的字眼。祥和里有个年轻义工,心 理学专业,她分析说,我的阅读障碍来自主观意识: “临床表现通常有两种,抑郁、不爱说话,或者外表 开朗、内心封闭。” 可自从知道我妈并未打算不要我,我的病情有了 好转。
我将这一切归功于为我念信的他,此后,便更心 甘情愿地充当他的保护者,无论谁说他坏话、欺负他 ,我都一一彪悍应战。
这么多年,我战过的人不计其数,唯一有印象的 还是刘大壮。
刘大壮人如其名,难为他在孤儿院还能成长得肥 硕无比。古有刘备三顾茅庐,今有我三战他。第一战 ,我采用了自己最不擅长的武力,所有招式却被刘大 壮一巴掌就破解。
第二战,我采用说教式,鼓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 睛问他:“你不要再欺负他行吗?他有什么错!他只 不过长得好看了些!又比你聪明!” 大壮给我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我立刻噤若寒蝉, 清清嗓子说:“看样子不行?不行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 第三战,我向他借了钱。
那时,孤儿院有国家补贴,每周会给孤儿发点儿 零用钱。1999年,男孩子若没有《灌篮高手》文具贴 ,简直弱爆。于是我编排刘大壮,说发现一大张超帅 的“樱木花道”,就差一毛三分钱,如果他肯借给我 ,我就将贴纸分他一半。刘大壮动了心。结果可想而 知——我故意没还。
借钱时是孙子,欠钱后就是大爷,这道理我比谁 都先懂。没几天,发现被骗的刘大壮对我进行武力威 胁,发现没用,只好对我说教,仍旧没用后,他主动 臣服。
“我再也不欺负他,别人要是敢,我就帮你一起 揍!” 为了让我还那一毛三分钱,刘大壮开始对我唯命 是从。从此打架靠他,斗智找我。尽管我俩的智商加 起来,敌不过一个沉默如斯的他。尽管,以上举动都 是我自作多情。因为自那个念信的夜晚后,他依旧冷 淡,包括对我。
少年总静静地坐在廊檐或靠近门口的地方,遥望 太阳或月亮,偶尔看些我们都不感兴趣的文字。他专 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眼睛特别漂亮,淡淡的睫毛阴 影投在白皙的脸颊上,有着和风一样轻的哀伤。
P12-13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