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述林(2016\1战争阴云下的年轻人1931-1945中国往事)

博 库 价:
¥34.60 (7.2折) (定价:¥48.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34.60
  • 探花 ¥34.10
  • 榜眼 ¥33.60
  • 状元 ¥33.1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述林(2016\1战争阴云下的年轻人1931-1945中国往事)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106.00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I S B N:9787549589296
  • 作 者:编者:张钧
  • 页数:386
  • 出版时间:2016-11-01
  • 印刷时间:2016-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10
编辑推荐语
张钧主编的《述林(2016\1战争阴云下的年轻人1931-1945中国往事)》是根据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的采访汇集成的非虚构纪实文集,收录了二十一位老人对抗日战争的个人回忆:迁徙漂泊、辗转求学、敌后杀敌、远征缅甸、文艺抗敌…… 书中所收录的这些讲述、手记,用故事和细节,为我们提供了触摸那场战争的另一种路径。个人的记忆,呈现的也是一个时代的真实。
内容提要
张钧主编的《述林(2016\1战争阴云下的年轻人 1931-1945中国往事)》是口述历史类Mook,致力捕捉 大历史中普通人的独特记忆。内容选材主要取自崔永 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现有的采访。涵盖近百年中国历 史的讲述,将为《述林》的存续,提供丰富的选题灵 感。
目录
辗转
  国难当头,百姓沦为难民,辗转他乡。
人总是无奈地被时代裹挟,漂泊如浮萍。
但求学、读书,热爱生活、憧憬未来, 再恶劣的环境也挡不住年轻人的快乐和成长。
走向离战火更远的地方,然后活下去。
少年漂泊记(潘际銮) 老迈的学童生涯(金敬迈) 没有毕业的联大学生(周锦荪) 孙景瑞辗转求学路(孙景瑞) 直击
辗转
  国难当头,百姓沦为难民,辗转他乡。
人总是无奈地被时代裹挟,漂泊如浮萍。
但求学、读书,热爱生活、憧憬未来, 再恶劣的环境也挡不住年轻人的快乐和成长。
走向离战火更远的地方,然后活下去。
少年漂泊记(潘际銮) 老迈的学童生涯(金敬迈) 没有毕业的联大学生(周锦荪) 孙景瑞辗转求学路(孙景瑞) 直击 政治背景各异,作战方式不同。
他们中有正规入伍的军人、灵活机动的武工队员,也有随军迁移的家属。
他们身份各不相同,却面对同样的敌人,经历同一场战争。
抗联的三种死法(卢连峰) 父亲口中的“西安事变”(卫道然) 武工队里的高中生(李耐因) 我在山东做敌工工作(符浩) 我在湖南打游击(谭昆山) 随军家属的战时生活(谢雪萍) 跨洋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成为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之一。
归国华侨参战,美国第十四航空队援助,“驼峰航线”物资救援。
无处,不是战场。
远征缅甸第一枪(罗远跃) 南侨雄鹰长空逐日(彭嘉衡) 报务员(吕和声) 演绎 特殊的抗战年代,戏如人生的背后, 更有错综复杂的人生故事登台。
演艺界,也是一方战场。
孤岛及沦陷区的上海影剧界(吕玉堃) 抗战演剧队(胡宗温) 韦家院坝16号(任宗德) 甘粕正彦之死(张奕) 后方 战时烽火,尚有 歇脚的地方,长大的地方, 学习的地方,出发的地方。
从未抵达的前线(夏世铎) 在伪满军校“反满抗日”(刘凤卓) 在“保小”长大(王敏清) 在陕北公学的日子(徐桑楚) 附录 微言抗战 后记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在那住了一段时间,父亲说你们俩总待着不行, 还得去上学。他就在附近找了个学校,叫云瑞中学。
这是我第二次上中学。云瑞中学离我家有二十几里地 ,要翻三座山,当时叫三座梁。我们每个星期六下午 回家,星期天下午再到学校去,路上大概要走三个钟 头。有一次下大雨一一云南的雨一来,大得不得了, 我们一人撑一把伞从村子出来,翻完了第三座梁,看 见山洪“哗哗”从山上冲下来,风很大,把我的伞一 下子吹到山洪里去了。二哥舍不得那把伞,要把它捡 回来,就说你拉着我,我去够那把伞。当时地上非常 滑,“哗”一下,他就掉到河里去了,我也拉不住, 跟他一块掉到河里去了,结...
   显示全部信息
在那住了一段时间,父亲说你们俩总待着不行, 还得去上学。他就在附近找了个学校,叫云瑞中学。
这是我第二次上中学。云瑞中学离我家有二十几里地 ,要翻三座山,当时叫三座梁。我们每个星期六下午 回家,星期天下午再到学校去,路上大概要走三个钟 头。有一次下大雨一一云南的雨一来,大得不得了, 我们一人撑一把伞从村子出来,翻完了第三座梁,看 见山洪“哗哗”从山上冲下来,风很大,把我的伞一 下子吹到山洪里去了。二哥舍不得那把伞,要把它捡 回来,就说你拉着我,我去够那把伞。当时地上非常 滑,“哗”一下,他就掉到河里去了,我也拉不住, 跟他一块掉到河里去了,结果我们就被洪水一直冲下 去好几里地,我已经昏迷不醒了。幸好岸边有几个农 民,也赶巧他们正好拿着竹篙子一一云南那个竹子是 很长的一一就用竹篙子把我们捞上来了。捞上来以后 ,问我们要到哪儿,我们说要去云瑞中学,这几个农 民又把我们送到学校去,看我们换下湿衣服,没有问 题了,他们就走了。我现在想起来,云南的老乡真是 忠厚,救了我们的命,都没有来得及对他们说声谢谢 ,他们就走了,所以到现在我都非常感激那时候的云 南老乡。
念了大概一学期,学校闹风潮,也不知道什么背 景,开始搞校长,我们就退学了。我姐姐那时候刚好 去禄丰县工作,父亲就说你们俩跟姐姐念书去吧,我 们俩就跑到禄丰中学念书了。当时县立中学水平很差 ,我们去了以后,学校挺高兴,看到我们两个人成绩 还不错,很重视我们。但是哥哥对那个学校不满意, 说学校水平不行,就想要转学。要转学得有个证书, 二哥说证书好办,叫我放哨,他一个人偷偷跑到校长 办公室,把证书拿出来,但是没找到校长图章,我就 照着校长图章刻了一个。我们俩就这样拿上转学证书 出来了,他说我们转到城里去吧。城里有个教会学校 叫天南中学,我们就转进去了。
天南中学比较贵,在那待了半年,家里负担不起 ,我们就出来了。后来父亲被滇缅铁路局调到弥渡办 公。那儿有一个滇缅铁路局的子弟学校一一镇南联合 中学,我们铁路子弟上学免学费,父亲就把我们俩送 到镇南中学去念书。镇南中学也是教会学校,教学很 认真,当时教外语的老师都是美国人,他们不会中文 ,全部用英文讲课。第一次上外文课,他问我叫什么 名字,我没有听懂,因为我们学外语的时候是一个字 一个字读的。“What is your name?”他一连 读“What’s your name”,我一下子就懵了。
在那念了不到一年,日本人打缅甸,中国决定取 消修建滇缅铁路,我父亲就失业了,家里没有钱了。
父亲托关系在昆明二十一兵工厂当了个职员,姐姐在 易隆整车厂一一昆明郊区一个小的汽车修理厂一一找 了份工作。那时候为了过日子,没有办法,父亲把二 哥带到二十一兵工厂当临时工,姐姐也把我带到易隆 整车厂当临时工。当时分配给我仓库的登记工作,有 一张桌子,我就坐在那登记,没事的时候就看放在抽 屉里的高中课本,领导一来就把抽屉关起来,就这样 把高一、高二的课本自学完了。
后来,妈妈带着妹妹去陪姐姐和我一起住。我妈 妈摆了一个香烟摊子,我就帮她卖香烟。那时候,卖 香烟不是一条一条地卖,也不是一盒一盒地卖,而是 一根一根地卖,一根几分钱,这么个卖法,能赚点钱 补贴家用。另外我妈又想了个主意,她叫我去昆明齐 家村买水果,然后晚上到这边的戏园门口卖。从昆明 到齐家村有一段铁路,坐火车要钱,我妈说你就冒充 兵工厂的职员吧,穿上兵工厂的制服就不用买票,这 样能省点钱。
P9-10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