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罗曼蒂克消亡史(短篇小说集)(精)

博 库 价:
¥24.84 (6.9折) (定价:¥36.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4.84
  • 探花 ¥24.48
  • 榜眼 ¥24.12
  • 状元 ¥23.76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罗曼蒂克消亡史(短篇小说集)(精)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351.00

  • 出版社:江西人民
  • I S B N:9787210075073
  • 作 者:程耳
  • 页数:195
  • 出版时间:2016-12-01
  • 印刷时间:2016-1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0
编辑推荐语

七个短篇小说,七把扎出人性荒诞的利刃。

程耳的小说如同他的电影,循环推进,起落得当,总要人怀着好奇与疑惑,*难一览无余。他通过冷静自律又舒缓细腻的叙述,连接往昔与现在,抖落隐秘——人类的存在就是一部消亡史,那些浪漫的,需要被重新打量,那些经得起打量的荒诞,才*浪漫。

如果你曾被程耳的《边境风云》吸引,如果你喜欢《两杆大烟枪》《疯狂的石头》,如果你觉得循环推进、多线叙事是很酷的玩法,如果你对未知的悬念欲罢不能,请一定不要错过程耳的这部短篇小说集,这里有电影之外*广阔的文字世界。

作为导演的程耳,喜欢驾驭犯罪题材,将人逼入*境,显现真性情。作为作家的程耳,亦是如此,生活中很多悄无声息的*望时刻都被他死死抓住,然后一笔一画慢慢讲述。你会惊叹于他的冷静从容,也会在一无所有的荒诞里,发现温情。

去看看程耳吧,从小说到电影,从电影到小说,你都会有惊喜的感觉。


内容提要
《罗曼蒂克消亡史(短篇小说集)(精)》是导 演程耳的首部短篇小说集,将于2016年12月16日与导 演的同名大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同步上市。   书中收录了程耳作品《罗曼蒂克消亡史》《人鱼》《 鸡》《童子鸡》《第三个X君》《女演员》《皮囊的 诗篇》等,共7个短篇。大部分内容与电影无关,* 多是程耳在导戏之外的另一种表达。  小说大致述 说的,是导演自己的见闻,有朋友的、教授的、小姐 的、女演员的,多是隐在平淡生活中的秘密,藏了难 以道尽的辛酸和喜悦。程耳以导演特有的镜头感,将 一个个故事娓娓讲出,读来曲径通幽,回味无穷。   在这个被过分高估的世界里,寻觅是必不可少的。
来吧,让我们跟随程耳的笔,一起探寻浪漫之下的人 性荒诞,并记住程耳这个新鲜又重要的身份:作家。
长风破浪会有时,《罗曼蒂克消亡史》。
《罗曼蒂克消亡史》是导演程耳的首部短篇小说集,将于2016年12月16日与导演的同名大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同步上市。
书中收录了程耳作品《罗曼蒂克消亡史》《人鱼》《鸡》《童子鸡》《第三个X君》《女演员》《皮囊的诗篇》等,共7个短篇。大部分内容与电影无关,*多是程耳在导戏之外的另一种表达。
小说大致述说的,是导演自己的见闻,有朋友的、教授的、小姐的、女演员的,多是隐在平淡生活中的秘密,藏了难以道尽的辛酸和喜悦。程耳以导演特有的镜头感,将一个个故事娓娓讲出,读来曲径通幽,回味无穷。
作者简介
程耳 作家,电影导演, 生于1976年8月,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
目录
人鱼
女演员
鸡
童子鸡
皮囊的诗篇
罗曼蒂克消亡史
第三个×君
人鱼
女演员
鸡
童子鸡
皮囊的诗篇
罗曼蒂克消亡史
第三个×君
人鱼
女演员
鸡
童子鸡
皮囊的诗篇
罗曼蒂克消亡史
第三个×君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是在两年前靠近新年的一个冬日里,×君来到我家的餐桌边上坐定,我们依靠啤酒、香烟、沉默、哀叹来打发这夜阑人静的时光。不久之后,在我的记忆或是想象里,×君说起了下面的事。
他是在今天午后接到一个姑且称作朋友的人的电话,大意是说,新认识一姑娘,闲得很。长得嘛,普通人,但是年轻。我觉得还算凑合吧,你有兴趣请人家吃个饭吗?×君心领神会地嗯了一声,说名字电话发过来,便挂了电话。之后他便在家里闲逛,女儿只有一岁大,多半是由老婆抱着,也是在家里闲逛,岳母则始终在厨房与饭厅之间挪进挪出,在他看来,也是闲逛。
四点钟他准时坐到小区门口的咖啡馆里,不假思索就把...
   显示全部信息
是在两年前靠近新年的一个冬日里,×君来到我家的餐桌边上坐定,我们依靠啤酒、香烟、沉默、哀叹来打发这夜阑人静的时光。不久之后,在我的记忆或是想象里,×君说起了下面的事。
他是在今天午后接到一个姑且称作朋友的人的电话,大意是说,新认识一姑娘,闲得很。长得嘛,普通人,但是年轻。我觉得还算凑合吧,你有兴趣请人家吃个饭吗?×君心领神会地嗯了一声,说名字电话发过来,便挂了电话。之后他便在家里闲逛,女儿只有一岁大,多半是由老婆抱着,也是在家里闲逛,岳母则始终在厨房与饭厅之间挪进挪出,在他看来,也是闲逛。
四点钟他准时坐到小区门口的咖啡馆里,不假思索就把电话拨了出去。她的声音中性、态度平淡、亲疏难以分辨,总之一切均谈不上甜美,他便也懒得再客套。
你在什么位置? 工体。
哦,工体,你想吃什么? 我都行,你定吧。
×君接连建议了好几处地方,她却都不热烈,话回得死气沉沉。×君感到无趣。
可是你总得吃饭不是? 其实我可以不吃的。 七点怎么能是晚饭后呢?他开始感到后悔,不该 约定的。x君再次环顾咖啡馆,仍然没能发现熟人。
那么今晚只能这样了,既然已经约好了,还是去吧, 无所谓的事。他大概只好先饿着肚子了,除非要在咖 啡馆耗到六点钟,上楼回家,胡乱吃几口岳母下午不 断在厨房与饭厅间闲逛搞出的所谓晚餐,然后再出门 。
这多出的繁琐让他厌恶,他决定饿着。饥饿的猎 食者,猎食者的饥饿。他想出这样的短句,随即又得 意起来。我熟悉这得意里的悲哀,陶醉于只言片语, 被只言片语蛊惑。虽然我自认诸多烦恼,时常压抑忧 愁,此刻却感到优越,畅陕地喝下一大口。
他开了十几分钟车,七点钟准时到了约定的地方 。她却并不是普通人,以×君的标准,她比普通人要 再丑一些,有没有那一脸包都是一样的,至于年轻, 她无关这一选项了。
我并没有老到或是堕落到把年轻当作唯一选项的 地步,谢谢。作为此情此景下唯一的安慰他在心里对 自己说。他热情地跟她打招呼,礼貌地问她喝什么。
心里盘算着顶多坐上半小时,讲拜拜。七点半,到时 候打上一圈电话,应该能从某个饭局的中间插入。哈 哈,插入。有了这姑娘做铺垫,那一定是更让人期待 的时光。
她反复浏览酒水单,终于要了西瓜汁。还用说, 晚上七点,饿着肚子,来杯西瓜汁。像是要刻意嘲笑 此刻诡异的现实或是惩处自己的愚蠢,x君要了一杯 自己痛恨的从来不喝的奶昔。之后他微笑地看着桌面 并在心里琢磨话题,直到饮料被端上来之前也没有想 出来。
第一口奶昔粘到了嗓子眼儿里,他环顾四周,终 于开了口。没有人,太早了,大家都还在吃饭呢,七 点。她没有听出或是没有理会他话里的嘲讽,认真地 对他说,因为我八点必须要走,不然赶不上八点半的 末班车。
你要去哪里? 涿州。
去涿州做什么? 回家,我是涿州人,我家在涿州。
去涿州还有公共汽车呢? 有啊,我每天都坐。
要多久? 到工体吗?快的话三个小时,慢的话就难说了, 五个小时也不稀奇。
于是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仿佛这才是此次见面的 真正重点。在×君的记忆或是想象里,她说起了下面 的事。
我每天都会坐早晨四点半的首班车,车上只有司 机、售票员和我。我和那个长得不怎么好看的售票员 像约好了一样,一起睡觉,然后一起醒来。车过六环 之后人就会多起来,想睡也睡不了了。其实司机也在 睡觉,我有好几次醒得旱了都看见他在睡觉,不过这 没关系,他对道路很熟悉。我在东直门下车之后只需 再步行三十分钟就可以在九点前赶到工体。不算远, 只是路上车太多,土也很大,好像不太适合走路似的 。
不过这没关系,你知道南门边上的海底世界吗? 你进去玩儿过吗?对,一般都是带小孩去。是吗?你 女儿多大了?一岁太小了,还不会看,等她大一点儿 ,你可以带她去。你提前告诉我,我可以带你们进去 ,门票太贵了,要好几百,我带你们从后面的门进去 ,这样你们就不用买门票,因为我是人鱼。
人鱼,就是我穿着美人鱼的衣服,在水里表演. 每天三场,每场半小时,可以挣三十五块钱。少吗? 好像是不多,但半小时三十五,一小时的话是七十, 按八小时一天算,每天能挣五百六十块钱,一个月就 是一万多,这么说的话工资还是挺高的。
是,我每天就一个半小时,当然这只是个算法。
为什么?我还真没想过,不然我做什么呢?怎么想到 的?我忘了,其实并不是我想到的,大概是凑巧吧, 我正好找到了这个工作。
人鱼,嗯,只能说我没有不喜欢,我之前在路口 ,就是红灯的时候,往车里发广告,那个我就不喜欢 ,而且工资很低。跳进水里怎么也好过站在路口,比 较放松,而且可以游泳,这么说来其实我还是喜欢的 ,每天坐在车里那么久其实都在等待入水的那一下。
跟体温比,水其实很冷,你知道的,我说不清那个感 觉。我只读过初中。不会总结。
现在的经理本来是不要我的,他觉得我条件不好 ,不适合,我求情,给他送礼,先前的女孩又跳槽了 ,他才勉强收下我。这也是个正经职业,当然就会有 跳槽了.之前的女孩去了一个夜总会,那里有个很大 的鱼缸,听说工资很高,但他们肯定不会要我,我条 件不好。
你安慰我,我自己知道的。不过,我确实也觉得 一切都挺好的,我挺满足的,唯一就是太远,每天坐 车很麻烦,路上的时间很煎熬,有点浪费。所以,我 才想出这个办法,我不知道你的朋友跟你说清楚没有 ,你觉得哪里方便都可以,你家,或者宾馆,只要离 工体不太远就都没关系,你做什么也都可以,只要别 太不正常的,不过你看上去挺正常的,现在,你怎么 想呢? ×君猛灌了一口奶昔,语句含混或是故作含混地 说,今晚吗?今晚不行,我约了事,或者改天?我再 打电话给你。她便迅速拿出手机来看时间,就要八点 了。好啊,她爽朗地答道。你有空给我电话吧,今天 我先走了,就快要八点了。说完她将整杯西瓜汁一饮 而尽。
×君感到了她的失望与尴尬,为平衡心里那一点 点内疚的感觉,他再三坚持,她终于同意坐他的车去 东直门的公车站。从来没有人开车送过我,她在上车 的时候说。他着车点火,差一点儿就做出索性送她回 家的决定,反正他也没有其他事可做。
在她最终在东直门的公车站下车之前的几分钟, 她说,大概是因为我长得不好看一一他目不斜视地盯 着眼前热闹的街道一一所以没有人开车送过我。我刚 才没说实话,我喜欢做人鱼,喜欢表演,从小就想做 演员,但是我长得不好看,做不了演员。
P6-11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