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重生(精)

博 库 价:
¥27.50 (6.9折) (定价:¥39.8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7.50
  • 探花 ¥27.10
  • 榜眼 ¥26.70
  • 状元 ¥26.3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重生(精)
分享到:
内容提要
当坚持信仰换来的却是灭顶之灾,是继续坚守对 光明的信仰,还是决心投身黑暗,一窥究竟?翻开斯 蒂芬·金*的《重生》一书,跟随杰米·莫顿的脚步 ,我们将见证亦正亦邪的牧师雅各布斯窥探生命另一 端未知世界的惊悚之旅。
作者简介
斯蒂芬·金(Stephen King),一九四七年出生于美国缅因州波特兰市,后在缅因州州立大学学习英国文学,毕业后因工资菲薄而走上写作之路。自一九七三年出版**部长篇小说《魔女嘉莉》后,迄今已*有四十多部长篇小说和两百多部短篇小说。其作品是近年来美国畅销书排行榜上的常客,还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有超过百部影视作品取材自他的小说。他因此被誉为“现代惊悚小说大师”。
一九九九年,斯蒂芬·金遭遇严重车祸,侥幸大难不死。康复后,他又立刻投入写作。二〇〇三年,他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颁发的“杰出贡献奖”。其后又先后获得世界奇幻文学奖“终身成就奖”和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爱伦·坡奖”的“大师奖”。
在斯蒂芬·金的众多作品中,以历时三十余年才终于完成的奇幻巨*“黑暗塔”系列(共七卷)*为壮观,也*受金迷推崇,书里的人物与情节,散见于斯蒂芬·金的其他小说中,堪称他*重要的作品。近年来的新作有短篇集《日落之后》、中篇集《暗夜无星》和长篇小说《11/22/63》《穹顶之下》等。
目前斯蒂芬·金与妻子居住于缅因州。
目录
I 第五先生/骷髅山/太平湖
II 三年/康拉德的嗓子/一个奇迹
III 那次事故/母亲的故事/骇人的布道/告别
IV 两把吉他/镀玫瑰/天盖闪电
V 似水流年/闪电画像/毒瘾问题
VI 电疗法/夜间出游/气急败坏的俄克拉何马老农/山地快车的车票
VII 归来/狼颌牧场/上帝医治疾同闪电/在底特律失聪/棱镜虹光
I 第五先生/骷髅山/太平湖
II 三年/康拉德的嗓子/一个奇迹
III 那次事故/母亲的故事/骇人的布道/告别
IV 两把吉他/镀玫瑰/天盖闪电
V 似水流年/闪电画像/毒瘾问题
VI 电疗法/夜间出游/气急败坏的俄克拉何马老农/山地快车的车票
VII 归来/狼颌牧场/上帝医治疾同闪电/在底特律失聪/棱镜虹光
VIII 帐篷秀
IX 枕畔读讣告/又见凯茜·莫尔斯/铁扉公寓
X 婚礼钟声/如何煮青蛙/回乡聚会/“这封信你要读一读。”
XI 山羊山/她在等待/密苏里传来的噩耗
XII 禁书/我的缅因假期/玛丽·费伊的悲剧/暴风雨来临时
XIII 玛丽·费伊的复活
XIV 后遗症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家里很热闹,但那一刻,仿佛一切都静了下来。
我知道这只是某种记忆失实造成的幻觉(更别提一个 手提箱所能承载的黑色联想),但那段记忆非常深刻 。突然后院孩子们的大呼小叫消失了,楼上的唱片停 了,车库里也没有敲敲打打了。连一声鸟叫都没有。
那个人弯下腰来,西斜的太阳从他肩上刺入我的 眼睛,我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举起手来遮住眼 睛。
“对不起,对不起。”他边说边挪步一旁,好让 我看他的时候不用正对太阳。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 教会用夹克和一件黑色缺口领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蓝 色牛仔裤,还有一双磨旧的休闲皮鞋,看上去就...
   显示全部信息
家里很热闹,但那一刻,仿佛一切都静了下来。
我知道这只是某种记忆失实造成的幻觉(更别提一个 手提箱所能承载的黑色联想),但那段记忆非常深刻 。突然后院孩子们的大呼小叫消失了,楼上的唱片停 了,车库里也没有敲敲打打了。连一声鸟叫都没有。
那个人弯下腰来,西斜的太阳从他肩上刺入我的 眼睛,我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举起手来遮住眼 睛。
“对不起,对不起。”他边说边挪步一旁,好让 我看他的时候不用正对太阳。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 教会用夹克和一件黑色缺口领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蓝 色牛仔裤,还有一双磨旧的休闲皮鞋,看上去就像他 同时想做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六岁的时候,我把成年 人归入三类:年轻人、大人和老人。这个家伙归入年 轻人。他手撑着膝盖,以便端详对战中的部队。
“你是谁?”我问道。
“查尔斯·雅各布斯。”这名字似曾相识。他伸 出了手。我立刻跟他握了握手,虽然才六岁,我还是 有教养的。我们全家的孩子都这样。爸妈在这方面是 不遗余力的。
“你的领子上为什么有个孔?” “因为我是个牧师。等你以后星期日做礼拜的时 候就能看到我了。如果你周四晚上去卫理公会青少年 团契的话,也会看到我。” “我们以前的牧师是拉图雷先生,”我说道,“ 不过他死了。” “我知道。很抱歉。” “不过没关系,妈妈说他死前没受折磨,直接上 了天堂。不过他不穿你这种领子。” “那是因为比尔·拉图雷是个非神职布道者。也 就是说,类似于志愿者。没有其他人去打理,但他却 一直保持教堂开放。真是个好人。” “我猜我爸认识你,”我说,“他是教堂的几个 执事之一。他得收集募款,不过是跟其他执事轮流来 。” “分享是好事。”雅各布斯边说边在我身旁跪下 来。
“你是要祷告吗?”这让我有点儿警惕。祷告是 在教堂和卫理公会青少年团契里做的,我的哥哥和姐 姐管团契叫周四补习班。雅各布斯先生重新恢复团契 的时候,是我参加团契的第一年,也是我读正规学校 第一年。“如果你想找我爸,他正跟特里在车库里。
他们正在给‘公路火箭’装新的离合器。至少我爸是 在装离合器。特里主要是负责给他递工具和在一旁看 。他八岁,我六岁。我妈可能在房子后廊,看别人在 玩‘三人投球六人接’。” “我们小时候管这叫‘滚拍球’。”他说着露出 微笑,笑得很灿烂。我立刻就喜欢上他了。
“真的?” “嗯,因为接球后得用球拍来击球。孩子,你叫 什么名字?” “杰米·莫顿。我六岁。” “你刚才说过。” “我从没见人在我们家院子前面祷告过。” “我也没打算祷告,我只是想凑近看看你的军队 。哪边是俄国人,哪边是美国人?” “地面上的是美国人,没错,不过骷髅山上的是 ‘德国酸菜’。美国人必须抢占山头。” “因为山挡住了去路,”雅各布斯说,“骷髅山 后面是通往德国的路。” P8-9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