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白虎关(插图版上下)

博 库 价:
¥38.30 (6.6折) (定价:¥58.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38.30
  • 探花 ¥37.70
  • 榜眼 ¥37.10
  • 状元 ¥36.5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白虎关(插图版上下)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97.50

  •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
  • I S B N:9787500099871
  • 作 者:雪漠
  • 页数:584
  • 出版时间:2017-01-01
  • 印刷时间:2017-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70
  • 丛书名:西部小说系列
编辑推荐语
“大漠三部曲”是雪漠成名作、代表作,创作历时二十年两度入围茅盾文学奖,当代文学的“精神钙片”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名评论家雷达倾情推荐——当代文学太需要精神钙片了,雪漠的“大漠三部曲”正是一部充满钙质的作品。西部的生存诗意,可以滋润我们这个浮躁时代的地方太多了。 《白虎关(插图版上下)》是“大漠三部曲”的*后一部,描绘了西部农村广阔的生活画面,表现了当代农村在社会大变革的过程中面临的许多困境和产生的阵痛。
内容提要
《白虎关》是作家雪漠“大漠三部曲”的*后一 部,本次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属于再版, 被归入“西部小说系列”,是本系列的第三本小说。
《白虎关》描绘了西部农村广阔的生活画面,表现了 当代农村在社会大变革的过程中面临的许多困境和产 生的阵痛,剖析西部人深层的文化心理,塑造了一批 鲜活的形象,核心人物有兰兰、莹儿、月儿、猛子等 ,讲述他们在被命运裹挟时,身不由己却不甘屈服, 不停地抗争,大部分人却挣不出命运,有人搭上了性 命,有人有了信仰,在精神上超度了自我。《白虎关 》对于生存磨难和生命力坚韧的写作,细节饱满,体 验真切,结构致密,并能触及生死、永恒、人与自然 等根本问题,闪耀着人类良知和尊严的辉光。
作者简介
雪漠,原名陈开红,甘肃凉州人。国家一级作家,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化学者。曾获“甘肃省**专家”“甘肃省领军人才”“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有长篇小说《野狐岭》、“大漠三部曲”(《大漠祭》《猎原》《白虎关》)、“灵魂三部曲”(《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诗集《拜月的狐儿》,文化随笔“光明大手印”“心灵瑜伽”等系列作品多部。作品入选《中国文学年鉴》和《中国新文学大系》,荣获“第三届冯牧文学奖”“上海长中篇小说**作品大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等重要奖项,入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第五届国家图书奖”和“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连续五次获甘肃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敦煌文艺奖”。
目录
爱与理想的喷涌(“大漠三部曲”新版总序) 雪漠
文化与信仰(《白虎关》第三版代序) 雪漠
从“成为雪漠”到“享受雪漠” 雪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爱与理想的喷涌(“大漠三部曲”新版总序) 雪漠
文化与信仰(《白虎关》第三版代序) 雪漠
从“成为雪漠”到“享受雪漠” 雪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写作的理由及其他(代后记) 雪漠
呼唤的灵魂(《白虎关》番外篇) 雪漠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第一章 黑云彩罩住了牛心山,九眼泉打了个闪电 1 麦场上发生的一幕,使老顺非常震惊。
看到豆垛晃上晃下的时候,老顺以为是牲口偷吃 豆秧呢。“呔!”他叫了一声,豆垛就不晃了。老顺 四下里转转,也没见个牲口影儿。正疑惑,豆垛又晃 了起来。
他便上了场房。
豆垛上,猛子正压个女人晃势,白屁股在晨光中 晃得刺目。
老顺像挨了一棒。虽说这个要债鬼曾和双福女人 闹出了惊天动地的桃色新闻,但毕竟是耳闻。这眼见 ,却分明成闷棍了。他仿佛才发现儿子竟也是个男人 ,也会伏在女人身上干...
   显示全部信息
第一章 黑云彩罩住了牛心山,九眼泉打了个闪电 1 麦场上发生的一幕,使老顺非常震惊。
看到豆垛晃上晃下的时候,老顺以为是牲口偷吃 豆秧呢。“呔!”他叫了一声,豆垛就不晃了。老顺 四下里转转,也没见个牲口影儿。正疑惑,豆垛又晃 了起来。
他便上了场房。
豆垛上,猛子正压个女人晃势,白屁股在晨光中 晃得刺目。
老顺像挨了一棒。虽说这个要债鬼曾和双福女人 闹出了惊天动地的桃色新闻,但毕竟是耳闻。这眼见 ,却分明成闷棍了。他仿佛才发现儿子竟也是个男人 ,也会伏在女人身上干他以前常干的事儿。这使他震 惊别扭。听说见了这类场面,会一年不利顺的。老顺 倒不在乎这个。他在乎猛子那惊慌中带点儿恼恨的表 情,其中蕴含的内容很复杂,既有干了丑事被人发现 的尴尬,又有对父亲多管闲事上房嘹望的恼怒。还有 啥?破罐子破摔?还是……怨老子没给他娶媳妇?… …再有啥?老顺晃晃脑袋,晃得脑中嗡嗡响,却晃不 出个清晰眉目。
恶心。他只是嘀咕一句。
曰头爷在东沙丘上探出个惨白的脑袋。老顺脸上 烧烘烘的,嗓子很燥,像年轻时在寡妇门口徘徊时一 样。日怪。他有些恨自己了,干丑事的又不是他,羞 啥哩?……也难怪,儿子大咧,到了不规矩的时候了 ……又不是骟马……便是骟马,见个齐整些的骒牲口 也跳哩,没法。没啥……只是,老顺口里虽“没啥” ,可心里总觉得有点啥呢。而且,那点儿“啥”,总 叫他心里怪不舒坦。
这也怪他。
真该怪他。五六十岁的人了,咋想到上房呢?可 谁又知道儿子正把豆垛当婚床呢?知道的话,躲还来 不及呢……问题是,为啥偏……又是上房又是长伸脖 子观望呢?说明他发现那晃上晃下的样子不太像牲口 吃豆秧的。
只记得那个白晃晃的屁股和猛子那扭曲得变形的 脸闷棍似的把他击晕了。他怔了怔,不合时宜地咳了 一下,但马上又觉得自己咳得很蠢。他手足无措了, 脑中有千万只蜂在嗡嗡。
跳下房时,老顺甚至没经过那截矮墙——那是特 意为上下方便而留的,他忘了上下房应有的程序,直 接从房上跳到后面的沙堆上。那情景,极像逃脱了枪 口的兔子。
“哎呀,老顺,练轻功吗?”孟八爷嬉笑道。
老顺尴尬地笑笑。他偷望孟八爷,发现他并没发 现自己失态的原因,遂将提悬的心放下,干咳几声, 又窥一眼使他失态的豆垛。豆垛仍静悄悄耸着,没一 点儿声响。那两人,肯定恶心地凝着,不敢再晃势。
老顺心里骂:不要脸,大天白日的。
孟八爷像往常那样,露出挑逗的捉弄的笑。老顺 已习惯了他这老顽童相,但他心虚地发现,对方此刻 的笑与以前不大一样,难道他也发现了吗?这可是个 笑料啊。……“白屁股使老顺成了兔子。嘿,姿势好 极了。”他定会这样取笑,“老呀老了,还能叫个屄 吓惊……真没见过个世面,连盘子大个屄也没见过… …噢——吓惊了。”声音是够难听的,而且不分场合 ,很叫人头疼。他留意地瞅一眼孟八爷,却放心了。
因为他已眯了眼,把目光转向田野里蚂蚁般忙碌的人 们。
老顺没有和孟八爷喧谈的兴趣,也想给垛上人一 个卸妆的空隙,就梦游似的前行。……他不由替儿子 着急了。正是上地的时候,人来人往,叫人窥见,脸 往哪儿搁,又不能明里提醒儿子加快动作……丢人不 如喝凉水,祖宗羞得往供台下跳哩。
要债鬼。
该给娶媳妇了。老顺想,儿子大了。他有些吃惊 ,儿子仿佛突然大了似的。他简直来不及反应,就一 个个长成墙头高了,而且……他似乎读懂了儿子方才 的表情中叫他难以捉摸的内容,那就是:“谁叫你不 给老子娶媳妇呢,老子当然操别人。”真是这样吗? 也许是……肯定是……他想到猛子尴尬和恼怒中透出 的那种任杀任剐的蛮横味道,叹口气。
望一眼此刻还静静的豆垛,往村里走。是该娶了 。这是羊头上的毛,早晚得燎。只是,手里无刀杀不 了人。钱是个硬头货,一个媳妇得好几万票老爷。哪 儿生发?麦子倒还有些,扎紧喉咙,也能粜个三五干 。粜吧。迟早得粜,迟早得娶,原打算防个饥荒年啥 的,现在还防啥呢?今日有酒今日醉,管他明天喝凉 水。混上一天是两半日子。
一进屋,老顺就躺在炕上。他觉得很疲乏,从里 到外,从上到下,都乏,乏透了。莹儿带着娃儿站娘 家去了,屋里自然清静。老顺懒得睁眼,也懒得去想 啥,但猛子恼怒的脸和那个白屁股却在他眼前晃来晃 去,晃得心里愈阴沉了。院里的公鸡正追赶母鸡。母 鸡的叫声半推半就骚气十足,搅得老顺怒气冲冲。隔 着窗子,他“□□”了几声,却喝不断鸡们的浪声浪 气。于是,他恶狠狠呸一声,跳下炕,脱只土头土脑 的鞋子,扔出去,活活拆散了那对恋鸡。
老伴被大惊小怪的鸡叫声惊出厨房,见老顺一蹦 一跳地去捡鞋,嗔道:“鸡又没挡你吃屎的路,你打 它干啥哩?” “你才吃屎哩。”老顺拾个小棍儿,刮去沾在鞋 上的鸡粪,狠嘟嘟顶了一句。P1-3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