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五只小狼

博 库 价:
¥16.90 (6.5折) (定价:¥26.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16.90
  • 探花 ¥16.64
  • 榜眼 ¥16.38
  • 状元 ¥16.12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五只小狼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118.00

编辑推荐语
身为云南省动物研究院副研究员的“我”带着藏族向导强巴在高黎贡山南麓考察灵长类动物滇金丝猴的分布情况,巧遇一只被困捕兽网的母狼。为了保护幼崽,母狼在与黑熊的搏斗中丧生,临终托孤,“我”肩负起了哺育五只小狼长大的使命:如何喂养还未断奶的小狼,如何训练小狼们进行丛林捕食……一项项难题推至“我”的面前,精彩奇险的故事也由此生发,五只小狼截然相反的个性和迥然不同的命运也徐徐展开。 《五只小狼/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由沈石溪*。
内容提要
沈石溪2015年*新原创力作,“动物小说大王沈 石溪·品藏书系”年度巨献。《五只小狼/动物小说 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以一个动物学家的视角,细致 描述了拯救五只失去双亲的小狼成长的过程。在小说 中,动物学家如何培养野狼经历了许多曲折,却得到 令人意外的结局。只有一只小狼长大成为叱咤风云的 野狼,其他都纷纷死亡和异化了。五只小狼的不同命 运、不同结局让人深思。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学创作,醉心于大自然文学,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代表作品有《第七条猎狗》《红奶羊》《狼王梦》《混血豺王》《鸟奴》等。所*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溶为一体,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其作品多次荣获全国**儿童文学作品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并多次被收进中小学语文教材。
目录
一  巧遇一家子狼
二  想方设法与狼亲近
三  突破狼的三十米警戒距离
四  母狼把祸水引到我身上
五  黄美人遇难
六  母狼临终托孤
七  找了一个狗保姆,却被黑兵痞气疯了
一  巧遇一家子狼
二  想方设法与狼亲近
三  突破狼的三十米警戒距离
四  母狼把祸水引到我身上
五  黄美人遇难
六  母狼临终托孤
七  找了一个狗保姆,却被黑兵痞气疯了
八  我知道不能偏心眼,但就是喜欢俏妹妹
九  狼的斋日,花政客展露两副面孔
十  血腥的地位排序
十一  猎杀小猪崽,黑兵痞成了真正的狼酋
十二  可恶的红额公猴
十三  可怜的腊八成了狼性的祭品
十四  解救捕兽铁笼里的黑兵痞
十五  狼熊大战,老公狼曲洒猎场
十六  新成员加入,狼群开始壮大
十七  狼群和我捉迷藏
十八  狼群逼宫,我不幸中了圈套
十九  我被迫和狼群拜拜了
另类生命的成长轨迹
获奖记录
珍藏相册
图书最新情报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一 巧遇一家子狼 我认识这家子狼,纯属偶然。
那天上午,我带着藏族向导强巴,到高黎贡山南 麓,考察灵长类动物滇金丝猴在这一带的分布情况。
强巴四十出头,是当地山民,满脸络腮胡子,相貌骁 勇剽悍,曾经当过几年猎手,熟悉雪域森林和各种飞 禽走兽,是我从事野外研究工作的得力助手。高黎贡 山没有公路,我们是沿着采药人、淘金者和马帮踩踏 出来的一条羊肠小道,徒步进山的。我怕狗嘹亮的吠 叫声会惊吓我所要观察的滇金丝猴群,所以没带猎犬 。
来到三岔路口,强巴说,他前两天在野猪经常光 顾的臭水塘旁安置了一张捕兽天网,...
   显示全部信息
一 巧遇一家子狼 我认识这家子狼,纯属偶然。
那天上午,我带着藏族向导强巴,到高黎贡山南 麓,考察灵长类动物滇金丝猴在这一带的分布情况。
强巴四十出头,是当地山民,满脸络腮胡子,相貌骁 勇剽悍,曾经当过几年猎手,熟悉雪域森林和各种飞 禽走兽,是我从事野外研究工作的得力助手。高黎贡 山没有公路,我们是沿着采药人、淘金者和马帮踩踏 出来的一条羊肠小道,徒步进山的。我怕狗嘹亮的吠 叫声会惊吓我所要观察的滇金丝猴群,所以没带猎犬 。
来到三岔路口,强巴说,他前两天在野猪经常光 顾的臭水塘旁安置了一张捕兽天网,要去看看有无收 获,蠢笨的野猪是否落网。
于是,我们朝左拐,拐进一条荒无人烟的山沟。
在地图上,这条山沟名叫野狼谷。地名很凶险, 叫人不寒而栗。
钻进山沟,高大挺拔的常绿针叶林遮断阳光,明 朗的世界突然间变得阴暗,就在这时,一股冷风吹来 ,隐约听到呦呦的叫声,声音很难听,就像婴儿嘶哑 的啼哭。
强巴侧耳细听,两条剑眉渐渐拧成疙瘩,脸色变 得严峻,取下挎在肩上的双筒猎枪,压低声音对我说 :“是狼在叫,哦,还不止一只狼,有好几只狼呢。
” 我的心怦怦乱跳,紧张得头皮发麻。我是云南省 动物研究所的副研究员,选择高黎贡山和怒江峡谷作 为我长期从事野外考察的基地。为了工作方便,我曾 阅读大量介绍当地风土人情和历史沿革的文献书籍。
我记得很清楚,当地县志上记载过这么一件事: 1944年夏天,侵缅日军派出一支特遣小分队,穿越高 黎贡山风雪垭口,企图刺探驻守在此地的中国远征军 的情报。这支由十二名全副武装的日寇组成的特遣小 分队半夜钻进这条二三十公里长的野狼谷,就再也没 有见他们出来,只听得激烈的枪声和狂暴的狼嚎,从 深夜一直响到黎明。翌日晨,一名樵夫进山砍柴,在 野狼谷发现一堆零乱的白骨,几把三八大盖、一挺歪 把子机枪和许多被咬成碎片的日寇军服,军服上斑斑 血迹还未完全凝结,在附近还找到七八只被子弹射穿 身体的死狼。显然,日寇特遣小分队一进野狼谷就遭 遇了庞大的饥饿的狼群,双方展开血腥厮杀,在付出 惨重代价后狼群终于获得最后的胜利。从此,很长一 段时间,野狼谷成了死亡的代名词,药农不敢进去采 药,樵夫不敢进去砍柴,淘金者不敢进去寻觅成色** 的沙金,就连浩浩荡荡的马帮,宁肯多绕一百里崎岖 山路,也不愿从野狼谷穿行。
要真是碰到狼群,麻烦可就大了。虽然强巴端着 一支猎枪,虽然我腰带上插着一把防身用的阿昌刀, 但我们的火力比当年日寇特遣小分队弱多了,战斗力 更是差远了,那些武装到牙齿凶暴残忍绝不亚于虎豹 豺狼的日本鬼子尚且不是狼群的对手,我和强巴当然 就更免不了要葬身狼腹了。
P1-3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