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细民盛宴

博 库 价:
¥24.80 (7.3折) (定价:¥34.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4.80
  • 探花 ¥24.50
  • 榜眼 ¥24.10
  • 状元 ¥23.8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细民盛宴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73.50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 S B N:9787020120093
  • 作 者:张怡微
  • 页数:199
  • 出版时间:2017-01-01
  • 印刷时间:2017-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0
编辑推荐语
张怡微*的《细民盛宴》让我们知道了世情小说的落脚点并不是人的情感,而恰恰是市井生活中不让人升华的真相。如果能看到世情小说牺牲格调背后的那个意图、同情,那便是*有趣的事。 故事从少女袁佳乔在爷爷的葬礼上**次见到继母开始,抻扯出一段复杂的世情往事。在与继父、继母、继母之子、公公婆婆等委曲难言的相处中,天性敏感的佳乔不断以力量微弱的自卫和偏见抵御着人情冷暖的考验。面对复杂家庭关系,她努力守护自己*初对父母的爱,却一再遭遇碰壁与失望,甚而在原生家庭彻底瓦解难以自我定位。然而历经了一场又一场或悲或喜的细民盛宴后,渐渐长大的佳乔蓦然发现,漫长成长途中不期而遇不*如缕的点滴温情与无奈哀矜,才是生活*真实的本相。
内容提要
张怡微*的《细民盛宴》原载于《收获》2015年 长篇专号春夏卷,张怡微因此入围2016年第十四届华 语文学传媒大奖*具潜力新人奖,此作是她“家族试 验”系列的扛鼎之作,也是其中**一部长篇。小说 中的少女袁佳乔既有继父、也有继母,孩童无从选择 的破碎重组家庭,不得不去也永难应对的无数次“细 民盛宴”,逼人成长不可深究的种种桩桩,日常生活 中的诸般计较、客套、虚与委蛇……纵使如此艰难, *终人和人之间的情感仍无限哀矜承让,温情似无实 有不*如缕,钩织成一切杂糅世相的底色。
作者简介
张怡微,上海青年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复旦大学文学硕士,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博士。2014年,获第二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大奖;2013年,获第三十六届台湾时报文学奖短篇小说组首奖、第三十五届台湾联合报文学奖短篇小说组评审奖、第十五届台北文学奖散文首奖;2011年,获第三十八届香港青年文学奖小说**组**;2010年,获第三十三届时报文学奖散文组评审奖;2008年,获第三届《上海文学》“中环杯”中篇小说大赛新人奖。 已出版作品有:长篇小说《你所不知道的夜晚》《梦醒》,中短篇小说《哀眠》《因为梦见你离开》《旧时迷宫》《时光,请等一等》等,散文集《都是遗风在醉人》《我自己的陌生人》等。
精彩试读
1 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继母,是在二伯家位于祁连山 路的房子里。那一年我十七岁。已经差不多快要过完 会有危险被可怕继母下手毒害的年纪,因而内心踏实 得很,像逃脱山崖后吊桥方才收起,惊魂被时光毫不 用情的翻转所悬置。我想起十岁时母亲曾对我说,古 话说的好,“宁跟讨饭的妈,不跟当官的爸”,我就 兢兢跟了母亲,从此不用害怕会被下毒、火钳烫、泼 硫酸、不怕会被卖做童养媳……这一类事,一旦决定 ,往后就很难说清对不对,人生大部份的选择都是很 偶然的,但任何一种选择之后,都需要绵长的意志力 来克服浅滩暗礁的责难。选错了,也没什么,大部份 人都选不对。
   显示全部信息
1 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继母,是在二伯家位于祁连山 路的房子里。那一年我十七岁。已经差不多快要过完 会有危险被可怕继母下手毒害的年纪,因而内心踏实 得很,像逃脱山崖后吊桥方才收起,惊魂被时光毫不 用情的翻转所悬置。我想起十岁时母亲曾对我说,古 话说的好,“宁跟讨饭的妈,不跟当官的爸”,我就 兢兢跟了母亲,从此不用害怕会被下毒、火钳烫、泼 硫酸、不怕会被卖做童养媳……这一类事,一旦决定 ,往后就很难说清对不对,人生大部份的选择都是很 偶然的,但任何一种选择之后,都需要绵长的意志力 来克服浅滩暗礁的责难。选错了,也没什么,大部份 人都选不对。
当时的我,因为太过年轻,还不太能理解男人的 腼腆与怯懦。毕竟我父亲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我会在 哪一天和她初初相遇。不然我也好稍作打扮,作些当 孩子时必然会被原谅的、逆反的准备,显得不那么逆 来顺受、困窘寒酸。因为无论是在什么年纪,女人的 照面总是怀揣鬼胎又意味深长,男人都不懂得这些, 或者永远不需要懂得。我自然不太喜欢这样贸然的出 场,父亲却显然对此毫无知觉。
我父亲是个胆小怕负责任的男人,头大,肩窄, 背驼,外观与内在基本吻合。我一直怀疑他小时候得 不到父母的重视,成年后才会显得那么愚蠢怕事。他 一贯如此,更何况恋爱期的父母,总是在孩子面前鬼 祟得像个小偷。
父亲在电话里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只敢对 我说: “那个,你爷爷快不行了,家里人都到了,你要 不然就来一下。” 他用将死之人来震慑我,以期搪塞那些他不敢启 齿的重要的事。他显然知道怎样才能回避我的拒绝, 知道怎样抛给我一个既定事实,无论我能否接到。他 显然不需要我的意见,也不想面对我的意见。从头至 尾,父亲甚至都没有足够的胆量叫一声我的名字。在 漫长而悠远的青春期里,父亲有时叫我“这个”,有 时叫我“那个”,我在他的口中就是一个远近的“区 位”,而非一个活生生的人。
一晃很多年过去。
奇妙的时间会令这些不大不小的眉眉角角渐失存 在的意义。宏大的情绪包袱就像被豪雨掸去的发梢的 灰尘。硬要记得它们,反倒会显得恶薄,不通世情。
忘记它们,心怀又难以平复。我有时劝慰自己,不要 总是那么神经质,人活着不可能强求事事顺心,有时 却又被自己过剩的敏感与无能所激怒。
父亲亲手发明的这种非正式邀请,带有一点似真 亦幻的骗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也是多年以来我 凭借着对他绝望的评估所得到的生命经验。因而我最 终决定让自己灰头土脸,周身笼罩着死亡的疑云,什 么准备也没有,就冷陌生头[1]地出现。借着死亡的 荫头,我和那位素未谋面的妇人互相打量,未来的一 切都不得不从这里突然启航,驶向黑黢黢未明的海洋 。
这是和我们命运攸关的男人所做的一个挺糟糕的 决定所造成。带有鲜明的、隶属他血肉的人格标识。
正如俗话所言“烧成灰也认得出”的做派,父亲唯诺 利己的性情,就像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品牌产品,值得 我一再收验,从未失手。我不知道那位妇人是否知道 这些严酷的事,又如何看待她与我们的未来。总之, 她将在漫长的岁月中面对我与父亲难以言喻的撕裂, 也将制造自己与他的新的撕裂。她又会如何来看待我 们这一家子滑稽的场面。总之不由分说的,她的到来 ,成为了袁家悲喜长寿剧的转折,向着乌烟瘴气的我 们,吹了一息清澈的凉风。
我记得那一天里,父亲从头到尾都看来十分怯场 。他躲在不远处小心翼翼斟酌,任由我和那位陌生妇 人在屋内展开精神厮杀。伴随着一桌麻将的吵闹声, 他远观着,自然可以适时进退,以不变应万变。上海 话管这种掉链子的行为叫作“拆滥污”,而我们这样 不得不面对并容忍的无奈则叫作“揩屁股”。我和那 位妇人也没真想要帮他“揩屁股”,且这种略带暧昧 的抢夺,我断然不是所谓“爱人”的对手。然而眼下 的局面对我们双方来说,却是满屋子的不合时宜。我 甚至连在未来继母喝的白水里加盐巴的恶作剧都无从 展开,只能大器地端坐着,佯装我早就准备好了来日 方长。我在沉默中邀请她。(P1-3)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