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麻衣世家(6天南痋王)

博 库 价:
¥27.00 (7.1折) (定价:¥38.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27.00
  • 探花 ¥26.60
  • 榜眼 ¥26.20
  • 状元 ¥25.8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麻衣世家(6天南痋王)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100.00

  • 出版社:花城
  • I S B N:9787536081604
  • 作 者:御风楼主人
  • 页数:335
  • 出版时间:2016-12-01
  • 印刷时间:2016-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68
编辑推荐语

网络原名《麻衣神相》,总点击超1000000000次? 投资2.5亿的同名网络大剧现正火热筹拍? 全面展示神秘莫测的民间秘术,揭开中华玄学的千年机密? 网络版**修订,情节*紧凑,知识点*密集(责任编辑:陈宾杰  王铮锴)  

内容提要
御风楼主人*的《麻衣世家(6天南痋王)》讲述 了陈元方收服重瞳子之后,发现重瞳子的身世中隐藏 了《神相天书》的重要线索。为化解重瞳子身上的诅 咒,也为了追寻天书,陈元方一行人决定探访重瞳子 的故乡,解决数十年前种下的仇怨。
不料,陈元方在途中再次遭遇晦*的阴谋,两大 傀儡术世家刀族与柳族互相残杀,将身为术界盟主的 陈元方卷入其中。*有南洋痘王阿南达召唤毒虫遮天 蔽日而来,毒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江灵为拯救众人 ,显露出毁天灭地的真实面目。陈元方惊奇地发现, 江灵一再隐藏的秘密,竟与重瞳子身上的诅咒有着千 丝万缕的联系……
作者简介
御风楼主人,本名陈广旭,出身自河南许昌颍水东畔的相术家庭,知名悬疑、历史写手,天涯论坛*名作者、签约作家,获天涯论坛十大网络作者、天涯读书*受欢迎作者等称号。
因为偶尔看到爷爷去世时留下的罗盘及相书,灵光一闪,遂成此书。本书自上线以来,广受网友追捧,创造了超过10亿的天量点击,被评为2012年度十大网络作品。作者已经出版作品:《看破西游便成精》《收服天下心:刘备》《失落的桃符》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古门朔望
第二章  目尊昔年
第三章  亡慈之怨
第四章  五行魁魂
第五章  得而复失
第六章  炎帝诅咒
楔子
第一章  古门朔望
第二章  目尊昔年
第三章  亡慈之怨
第四章  五行魁魂
第五章  得而复失
第六章  炎帝诅咒
第七章  夜风满楼
第八章  缚灵大士
第九章  术中侍神
第十章  伍子魂鞭
第十一章  墓地机关
第十二章  鬼蝉金鸣
第十三章  魂鞭在手
第十四章  魂鞭之威
第十五章  兵分三路
第十六章  旌旗南指
第十七章  夜店哭声
第十八章  死尸扑人
第十九章  驱鬼画仙
第二十章  劳先生尸
第二十一章  敌暗我明
第二十二章  床底白雾
第二十三章  遁逃无踪
第二十四章  天南变故
第二十五章  变生肘腋
第二十六章  附身之怪
第二十七章  灵见灵无
第二十八章  韦氏来归
第二十九章  天元岛上
第三十章  神算无遗
第三十一章  邵氏之能
第三十二章  毒水赌命
第三十三章  行迹败露
第三十四章  杀人胡蜂
第三十五章  黎明之光
第三十六章  弃霸从恕
第三十七章  蒋大小姐
第三十八章  菩萨心肠
第三十九章  请君入瓮
第四十章  血墨临头
第四十一章  地狱变相
第四十二章  无形面具
第四十三章  净化之力
第四十四章  干干净净
第四十五章  天下无敌
第四十六章  十大杳人
第四十七章  疑心暗起
第四十八章  穷山恶水
第四十九章  公路惊魂
第五十章  黑夜凶煞
第五十一章  十二人坡
第五十二章  车毁人疯
第五十三章  人间极品
第五十四章  灵姝之坡
第五十五章  绝户之村
第五十六章  群灵毕至
第五十七章  好坏消息
第五十八章  万般猜测
第五十九章  刀族木偶
第六十章  南洋三邪
第六十一章  痘术源起
第六十二章  昔人谁归
第六十三章  了无生气
第六十四章  仇人相见
第六十五章  虚张声势
第六十六章  痋尸附背
第六十七章  柳暗花明
第六十八章  痋王之后
第六十九章  人虫合一
第七十章  霹雳手段
第七十一章  公家出场
第七十二章  一个条件
第七十三章  反噬之苦
第七十四章  衣内乾坤
第七十五章  活死虫炉
第七十六章  农皇之师
第七十七章  杳人初现
第七十八章  急转直下
第七十九章  全军覆没
第八十章  毒咒之谜
第八十一章  因果报应
第八十二章  武尊悟尊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重瞳子原来不叫重瞳子,他有名有姓,在没有进 入血金乌之宫论资排辈时,他-的姓名叫作古望月。
农历每月十五的夜里,月亮都很圆,人称满月, 满月时候的月亮很美,人们乐意观望,所以十五的月 相又叫作望月,重瞳子便是农历八月十五夜里生的。
望月有个哥哥,他的哥哥比他大八岁,是农历八 月初一夜里生的,初一的夜里往往看不到月亮,人称 朔月,所以重瞳子的哥哥就叫作“古朔月”。
故事发生在三十年前的六月十五,在那个被群山 环绕的小山村里,古望月还没有出生,他在他母亲的 腹中已经被孕育了九个月整。
而古朔...
   显示全部信息
重瞳子原来不叫重瞳子,他有名有姓,在没有进 入血金乌之宫论资排辈时,他-的姓名叫作古望月。
农历每月十五的夜里,月亮都很圆,人称满月, 满月时候的月亮很美,人们乐意观望,所以十五的月 相又叫作望月,重瞳子便是农历八月十五夜里生的。
望月有个哥哥,他的哥哥比他大八岁,是农历八 月初一夜里生的,初一的夜里往往看不到月亮,人称 朔月,所以重瞳子的哥哥就叫作“古朔月”。
故事发生在三十年前的六月十五,在那个被群山 环绕的小山村里,古望月还没有出生,他在他母亲的 腹中已经被孕育了九个月整。
而古朔月从小顽劣,不到八岁就已经敢一个人上 山抓野鸡,逮兔子。
他是村子里最勇敢的孩子。
这一天,古朔月再次独自上山。
尽管胆大,但是古朔月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山林 外围,至于植被浓密的大山老林深处,那里是所有人 类的禁区! 古朔月很快就布置好了一个陷阱,这个陷阱至少 能捕捉到两只野兔,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捉到山 羊。
想象着野味坠入彀中无法自拔的情形,隐藏在暗 处的朔月得意而无声地笑了起来。
但是就在这时候,一阵模模糊糊的呢喃声隐隐约 约传来。
古朔月猛然一愣,当他竖起耳朵仔细去辨认那声 音时,才感觉像极了一个老和尚念经的声音。
他是听过和尚念经的。
只是朔月稍稍有些奇怪,怎么这山林中会有老和 尚在念经? 他也有些恼怒,有个老和尚在附近念经,猎物们 还会靠近自己布置的陷阱吗? 出于好奇,也出于反感,朔月便站起身子,循着 那声音的起源处,悄然摸索而去。
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当朔月摸过几颗 大石,绕过几棵树后,终于在一丛荒草中看到了一个 人。
果然是个和尚。
老和尚。
而且还是一个穿着黑色袈裟的老和尚。
那老和尚盘着腿坐在草丛里,闭着眼睛,耷拉着 眉毛,双手摆成一个古怪的姿势,掌中挂着一串玄色 佛珠,嘴里咕咕哝哝,说得仿佛很慢很慢,但是朔月 凑近了凝神去听,却也连一个字也听不懂。
朔月也没心情去弄懂那老和尚说的是什么,他现 在就想赶走对方,或者让对方闭嘴。
于是他快步走到那个老和尚的跟前,停了下来, 那个老和尚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还是在闭着眼睛不 停地念叨。
“喂!” 朔月喊了一声,可是对方完全没有听见。
“老和尚!” 朔月又大叫一声,对方还是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反 应。
朔月愤怒了,他举起手,用力在那老和尚的光头 上敲了一把,叫道:“秃驴你给我停住!” “梆!” 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声音传出,那老和尚果然停住 了。
但是,就在那老和尚声音停住的瞬间,他的眼睛 猛然睁开了! “呼!” 突然之间,狂风大作,草木尽皆披靡! 在这猝不及防的变故中,朔月一下子就看到了那 老和尚的眼! 瞪着自己的那双眼! 那是一双何等凶恶的眼睛! 朔月简直无法用任何语言去形容! 但朔月只看了这眼睛一眼,便吓得浑身一震,然 后便呆呆地定住了。
灵魂出窍似的定住了。
两道黑黢黢的光芒从那邪恶得无法形容的眼睛中 ,利箭一样刺出,直奔朔月的双眸! 一隐而没! 朔月仰面而倒! 那老和尚却一跃而起,闭上了眼,复又缓缓睁开 ,这次睁开后,他的目光中竞充满了一种复杂到无法 剖析的神采,而且那神采里没有一丝一毫的邪恶,反 而像是汇聚了柔和、慈祥、端庄、肃穆、正义甚至圣 洁的光芒!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老和尚缓缓褪去身上的黑色袈裟,丢掉手中的玄 色佛珠,而那黑色袈裟和玄色佛珠竟然迎风粉碎,转 瞬间便散落成灰! 老和尚的目光在朔月身上一扫,摇头叹息道:“ 一切都是缘法使然啊,我终于修成了第一道正果,可 惜却也造就了第一个魔头!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若有来日,定当再见!” 老和尚说罢,在风声中拂袖而去,再没有去看朔 月一眼。
老和尚的身影很快消失,周围的一切恢复平静, 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朔月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似乎没有事情,但是他 的感觉不对了。
他记得自己是来打猎的,也记得自己遇到了一件 奇怪的事情,但是那奇怪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他却又 想不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身子飘忽不定,很轻很轻,似乎是 被裹在一团暴风中,而且这暴风飞沙走石、一片混沌 。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摆来摆去,很重很重,似乎是 被压在一块石头下,而且这石头无形无状、不可捉摸 。
四周都在“呼呼”作响,朔月什么也听不清楚, 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迷迷糊糊,努力辨认着回家的路,跌跌撞撞地 走了回去。
家里的人都看到了耷拉着脑袋回家的朔月,都笑 着跟他打招呼,问他是不是没有捉到猎物……但是朔 月一句话也不说,垂首走进屋内,倒头躺在床上便睡 。
家人都很奇怪,因为朔月从来都是精力旺盛的, 但是大家也没奇怪多久,或许是朔月打猎失败,受了 挫折吧。
但是从此以后,朔月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机灵好动了,而是浑浑噩噩 、呆滞木然,人们叫他,一连叫很多声,他才能听见 ,但是却往往又没有什么回应。
大家觉得朔月似乎是病了,他们为他请来了山里 的医生,可是医生看了朔月之后,说他没有什么病, 或许是在山里受到了什么惊吓,以致精神恍惚而已, 过个十天半月就会慢慢好转的。
只是,一个月过去了,朔月还是那样子,浑浑噩 噩,魂不守舍,常常在母亲身边晃荡,眼神空洞而呆 滞地凝望着母亲隆起的腹部。
大家却似乎已经习惯了。
而望月的母亲已经怀胎十月,到了要生产的时候 ,可她却没有一丝要生产的征兆。
P2-4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