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博库网 [登录] [注册]    

购物车

新海诚三本套装(浙江专供)

博 库 价:
¥76.60 (6.6折) (定价:¥116.00 VIP价
降价通知
  • 普通会员 ¥76.60
  • 探花 ¥75.40
  • 榜眼 ¥74.20
  • 状元 ¥73.10
评   论:

4.0

条评论 
配   送:
全场满39元免运费 配送范围与时间
购买数量:
- +
库存:
新海诚三本套装(浙江专供)
分享到:
推荐组合

¥
价格:¥155.00

内容提要
由新海诚、加纳新太*的《新海诚三本套装(浙 江专供)》是集合了新海诚三部经典电影的小说套装 ,其中包括《秒速5厘米》《星之声:爱的絮语穿越 星际》《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这三部小说是新海 诚比较有共通性的作品,那段不可逾越的距离也许是 时间、空间亦或是人的心里,但都给我们留下了可在 记忆深处的美好回忆。
作者简介
新海诚,*名动画导演,被誉为日本新锐动画大师。二○○二年,公开独立制作的科幻动画短片《星之声》后开始受到瞩目。之后相继发表了《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秒速五厘米》《追逐繁星的孩子》《言叶之庭》等,在国内外获得较高评价,其中《追逐繁星的孩子》在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获得“金猴奖”**奖。二。一五年三月起于中国各地举办“新海诚作品展”。 冷婷,80后天蝎,自由译者,性格开朗,有爱心。喜欢看书旅行、画漫画、玩音乐、尝美食。现在正在尝试很多一个人可以做的事,每天都在努力让自己过得比从前好。译有《秒速5厘米》《矮子画廊》《孤独的美食家》《佐藤可士和:把创意经营成生意》《达令是外国人》《当彩色的生活画起来是可口的》等书。 加纳新太,生于日本爱知县,毕业于爱知县县立大学文学系,日本新锐轻小说作家,曾任自由编辑,2002年正式出道成为作家。 *有代表作《小镇回忆》《光明之泪》系列。
目录
《秒速5厘米》
第一话 樱花抄
第二话 宇航员
第三话 秒速5厘米
《星之声》
爱的絮语
穿越星际
《秒速5厘米》
第一话 樱花抄
第二话 宇航员
第三话 秒速5厘米
《星之声》
爱的絮语
穿越星际
《云之彼端 约定的地方》
序章
夏之章
沉眠之章
塔之章
查看全部>>
精彩试读
昨晚,我梦见了过去。
这一定与昨日发现的那封信有关。
果然,或许当时就应把那封信转交给他。而这份 心情正是我当下提笔书写的动力。
下面我会写下我幼年和少女时的故事。
但我缺乏写完的自信。因为正是当年那份无以言 表的绝念,导致我没能将“写满心声”的信纸送交给 他。
虽然现在再次挥笔,但一想到那日的经历,不知 是否已不在意,所以总有些踌躇不定。可即便如此, 我认为还是应该把那封信交给他。取出这封十年前未 能转交的信件,我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过去的我令 我备感欣慰。
...
   显示全部信息
昨晚,我梦见了过去。
这一定与昨日发现的那封信有关。
果然,或许当时就应把那封信转交给他。而这份 心情正是我当下提笔书写的动力。
下面我会写下我幼年和少女时的故事。
但我缺乏写完的自信。因为正是当年那份无以言 表的绝念,导致我没能将“写满心声”的信纸送交给 他。
虽然现在再次挥笔,但一想到那日的经历,不知 是否已不在意,所以总有些踌躇不定。可即便如此, 我认为还是应该把那封信交给他。取出这封十年前未 能转交的信件,我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过去的我令 我备感欣慰。
不过,此时我的内心有些自责,自责自己为何当 时没有果断地将信件交给他,要是能对自己的幼稚及 缺陷更宽容些就好了。
因此,接下来我要书写的就是迟到多年的书信文 字。
16 虽然给我带来了诸多烦恼,但我还是想从转校时 说起。
我有一股强烈的自卑感,但却是一股无聊的自卑 感,无法在他人面前坦然说明自己的出生地就是其中 之一。在纷繁喧闹的东京生活,作为人与人接触的起 点,出生地其实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而我每次 都会为此感到些许困惑。
听父母说,我的出生地是宇都宫。可我却完全没 有在宇都宫生活的印象,在那生根发芽的意识就更不 存在了。宇都宫是母亲的出生地,作为家庭话题我们 也曾热聊过,但我对于宇都宫的一切回忆,仅此而已 。
上小学前,我们搬到了秋田。之后,又搬到了静 冈、石川。
父亲在一家总公司位于栃木县的地方性电机公司 任职,被派往各地分公司及营业所成为了他的基本义 务。因此至今为止,我对于在栃木定居的印象也非常 淡薄。
由于年幼时几度搬家转校的缘故,所以让我没能 对自己的孩童时代留下太过深刻的记忆。无论搬到哪 儿,我们的生活均未能太过深入。我想,这里只是暂 时的停留之地罢了。这就是我从幼年到青春期时经历 的基本形态。那是在石川县读小学三年级时的一个冬 天—母亲多次念叨明年就要转校了,为此,除了终于 能逃离这里的微微喜悦之外,一股又要重新开始的强 烈恐惧油然而生。“这次要去东京哦!” 母亲的语气里充满了幸运之情。现在回想起来, 对父亲的工作来说这确实是件幸运的事吧。但在我看 来,东京的地名发音着实有些饶舌,故而有种不吉的 预感。
“迄今为止的我,对学校、城市、人际关系等事 物抱有的是一种毫无眷恋的心态,想必今后亦是如此 吧!”那时的我漠然地预想着。我曾拜读过跟我一样 ,小时经历过多次转校的人的随笔。书中,他们记录 了每个城市的样子,以及那股依依不舍之情。可我却 丝毫没有那样的从容。因为要是像他们一样认真审视 四周的话,就会和他人的目光相交汇。而一旦与人目 光相撞,我就会变得语无伦次。在语无伦次的话语中 ,有意义的内容总是少之又少。所以为了不与任何人 有目光上的交流,我选择了低头行走这一最好的防备 。无论经历了多少次转校,我依然感觉恐怖不安。新 环境与陌生者均无法令我高兴。被与自己差别巨大的 语调所包围、每个地方不同人际关系的独特性、陌生 的建筑物、互不相识的居民、除我之外班上同学彼此 都非常熟悉等等,这些不公平的状态只会令我越发恐 惧。
不管是否出于本意,但每次被带到一个新地方时 ,支配我的就是全身紧绷的肌肉感。班上同学的小举 动及毫无意义的话语给我增添了不少压力。其实,只 要抑制住这股恐惧便好,可我却怎么也做不到。恐惧 意味着“软弱”。而软弱则只会给孩子间不够成熟的 交流带来一种名为“恶意相向”的信号。我每日的心 情都不好,每刻都充斥着一种抽筋般的呕吐感。如果 呕吐感太过强烈,就无法上学。但这种想法却让我更 想呕吐。不过,单纯的空气感及气氛之类的东西我还 是能勉强忍耐。此时只要不深吸气,只要安静地呼吸 让肌肉紧绷,时间就会自动地流逝。忍无可忍意味着 自暴自弃。
我无法堵住自己的耳朵。用手捂住的话,对方会 向我投来更高分贝的声音。至今为止,有些话语我仍 然无法忍受。小孩为了欺负人而常常使用的那些单词 一直纠缠着我,就连老师偶尔也会蹦出这样的话语。
最近,我完全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孩子的空间 ,大人也会变得很孩子气。
我虽然如此这般静静地等待着时间的流逝,而且 我猜想或许到死的那一天亦是如此,但我却想不出逃 离这一状态的方法。确切点说,应该是连“可以逃离 ”的想法都没有。身为孩子的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一切强加给我的事情。对我而言,唯一的救赎就是读 书。一个人独自沉浸在丰富的知识海洋中,这是我当 时认为最美妙的事情。即便今日,我也是这么认为。
读书能让我的心飞往另一个世界,能让我得到救赎。
翻开书本,我恍如他人,拥有的是与现实截然不同的 境遇,它能将我带入意想不到的故事中。用心看见的 故事里的风景比平日见到的风景更为艳丽。我屏住呼 吸,闭上双眼,让现实的每一天在我的感观之外流逝 ,而心则飞到了另一个世界。通过书本,我学到了很 多知识。那时,具体地说应该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C。S。路易斯的《纳尼亚传奇:狮子、女巫和魔衣橱 》紧紧地俘获了我的内心。衣柜里存在着另一个世界 ,那里居住着太阳之兽,还有冬之女巫。。。。。。
我不断幻想着那个世界,甚至到了沉迷的地步。这份 持续不断的幻想,似乎没有厌烦的一天。当然,现实 中我也曾多次打开自己家的衣柜,虽然我知道那里并 无其他世界的入口。每每翻开书本,宛如打开假想橱 门般令我兴奋,而我的心总是迫不及待地飞往那个世 界。(或许路易斯本人并没有意识到“打开”这一行 为的类似性吧!)我真正的栖身之地就在这里,就在 那扇想象力之门的内侧。当被告知明年春天就要搬到 东京生活时,我抱紧了手上的书本。
与此同时,我拼命压制着那股涌上心头的恐怖之 感。我已经知道会在东京发生什么事。站在讲台上, 被兴趣十足的视线包围着,然后兴趣会转化成失望, 最后围绕着我的只剩厌烦沉闷的气氛。而且,我也没 想过自己会做出任何反抗,也不知道哪里有扇可以逃 离的大门。
我只是死死守护着想象力之门内侧的那个特殊世 界而已。为了保护这片小小的领域,我只能默默地忍 受来自外部的各种痛苦。拼命忍耐,是我唯一知道的 生存之道。恐惧会随着周边环境的改变而加深,加深 后的恐惧则会给我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无论走在哪里它都没有丝毫消失的迹象,也许它 会持续到我离开 这个世界的那一天吧!因此,无论在哪里,无论 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我都感受不到“这里就是我的栖 身之地”。当父亲的“老爷车”驶进参宫桥新公寓时 ,我的眼神应该跟往日一样忧郁吧。
汽车行驶期间,我并未透过车窗欣赏一幕幕急速 后退的风景。这些新城市的新面貌,我一点也不关心 。因为最终只会让我体味到一种感受。那便是一切又 将从零开始。就像被油漆重新刷涂过一样,我知道, 体内那股隐隐的痛楚只会变得愈发浓烈。
我将头靠在车窗上。
我想,假如我的身旁一直都有种像车窗玻璃一样 坚固透明的保护 层就好了。因此,打开车门时发出的哐当声让我 备感不吉。鞋底与停车场沥青地面之间的接触,以及 充斥在寒冷的空气当中的刺骨冷气,让我感到无比讨 厌。还有一周左右就到新年了,又得独自一人前往陌 生的地方。只是稍微想象一下,我的胸口就已然为之 一紧。恐惧的毒素从胸口蔓延到了指尖,紧接着布满 全身。那时,我在默默地思考何为死亡。这类事情会 持续下去,而我无法再继续活下去的实感却在体内萌 生。这并不意味着我想寻死。当然,我也没有自我了 断的勇气。持续体味这种心情,不仅力气会被吸取, 身体也会一点点衰弱,甚至连身影也会变得越发浅薄 —自己会不会像雪花一样突然消失呢我持有这样的幻 想。但那并不是一个讨人嫌的想法。停止呼吸,停止 心脏的跳动,意识开始逐渐分散消失……要是能这样 ,那该多轻松啊!我幼稚的头脑里正在幻想着这样的 画面。
然后,我在这片土地上遇到了远野贵树。
P2-9
查看全部>>
精彩摘抄
我要摘抄 分享精彩阅读
讨论区
图书
影音
软件

用户登录

×

用户反馈

×